第八书包网 > 乡土小说 > 欢喜苍梧 > 章节目录 第3342章 大结局(完结)
    (),

    第342章

    果然完了,冲上虚空的碧绿炽芒越来越耀眼,越来越明亮。

    “轰”

    众神眼中,第一战线消失于炽芒之中。

    如滔天巨浪,冲向虚空的亿万丈碧绿色炽芒浪潮,冲破第一战线如同一只怒啸而起的噬天魔龙冲向众神,冲向宇宙四方。

    混元无量大劫,众神最为忌惮的混元无量大劫提前半个纪元爆发了。

    狐帝看着绯月三人笑道:

    “本尊同意了,要是三个丫头能看上你们,本帝绝不阻拦。”

    “多谢岳父大人。”三人同样笑出了声。

    帝尧抢先道:“三丫头与本尊最相配了,你们俩别想跟本尊争。”

    绯月冷嗤道:“四丫头那脾气到是与你相合。

    三丫头是本尊的。”

    渊恒笑道:“本尊愿意让三个丫头自选,谁相中本尊都可。”

    “呵呵,都马上要死了,还惦记着我家姐姐。”

    梧悦轻亮的声音出现在四人身旁,扫一眼帝尧撇嘴道:

    “你一个二手货也好意思打我家三姐主意。”

    不理帝尧憋屈眼神看向绯月:“长了一张招桃花的脸,心里就没点数。

    就你这长相,谁敢把自家丫头许配给你。”

    “还有你。”

    梧悦视线一转瞪向渊恒:“多大岁数了你心里还有点数没?

    我家三位姐姐三百岁都没满呢,你就想入赘。

    老牛吃嫩草,美的你。”

    刺过三人,梧悦才看向早已红了眼的狐帝:“爹爹,我回来了。”

    “回来好,回来就好。”

    狐帝声音发颤,看着冲击而来的炽芒紧紧握住梧悦的手:“爹爹在,别怕。”

    “不怕。”

    梧悦笑道:“诸位前辈有劳了。”

    梧悦话出口,人冲天而起,冲向混元无量大劫。

    “小拾。”

    狐帝疯了,追着梧悦冲天...没冲上去,被人自身后轻轻按住肩膀拦了下来。

    绯月、帝尧和渊恒三人也同样变了脸。

    刚刚相见的喜悦没了,见梧悦疯了一般冲向无量大劫,想都未想直接追去。

    同样没成功。

    不知何时,在众神身侧多了上千位至尊巅峰境强者。

    强大的气息让众神回神。

    再看梧悦早已冲入炽芒之中。

    碧绿色冲上高空的炽芒巨浪在梧悦冲入一刻停了下来。

    在众神神识中,一道与比墨色虚空还有幽深的屏障,如同一道坚不可摧的结界困住了肆虐宇宙虚空的巨浪浪头。

    至尊之下无神祗能看出这道遮天结界是什么。

    可看在其他至尊境强者眼中,却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骇然。

    哪里是什么结界屏障,这分明是倒扣的海。

    墨色海水,无处不在的道则碎片,浮浮沉沉的星辰及半损骄阳。

    这......

    未曾到达过归墟之地的至尊强者一个个心神惊颤。

    心志不坚者,更是心志奔溃,直接疯了。

    尖叫声将起,人尚未逃出便被自归墟海归来的强者随手灭了。

    这......

    “前辈,这是,可是归墟之地?”

    最先回神的紫阳看着身旁护在狐帝身侧的仕铭,有些结巴道。

    其他至尊不知道归墟海,他可是从五位自混沌海归来的至尊巅峰境强者处听说了不少关于归墟海的事情。

    初见,紫阳并不比那些被吓疯了的至尊强多少,好在有些心里准备。

    才能勉强压制住心志。

    只这一眼,不过片刻功夫便有近十位至尊境强者被吓疯。

    这比看到混元无量大劫爆起时还要惊骇。

    相比紫阳,仕铭的心神震荡也不比他好多少,只是面上不显罢了。

    好歹得在抢来的徒弟面前留着威严。

    仕铭暗自将快要惊掉的下巴抬回去,镇定道:“不错。”

    心里却忍不住爆了好几句神界粗口。

    谁能来解释下来,这归墟海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回过紫阳仕铭脑子总算回过弯了,快速传音于将将现身的一位至尊前辈,询问关天归墟海之事。

    得到回应后,仕铭整个人都傻了。

    这一次装都装不了了。

    看着被归墟海不断被压制,收缩的混元无量大劫,更准确的说是透过归墟海去看那坐于归墟海中心以一已之力调动归墟海对搞混元无量大劫的疯子。

    对就是疯子,如果不是疯子,谁会去想着收服归墟海?

    如果不是疯子,谁会孤注一掷的深入归墟海核心去抢夺归墟之眼?

    这已经不是疯子能做的事了。

    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在送死。

    可这个疯子,这个名字梧悦的疯子真就做了。

    不只做了,还特么的成功了。

    只用了十年时间。

    谁能告诉他,这特么的是在梦中吧。

    一定是在梦中,否则这也太特么的吓人了。

    “仕铭兄,到底是怎么回事,归墟海为何是出现?”槐濡神念传音问道。

    “呵呵,我要说,梧悦那疯子收服的归墟海你信吗?”

    仕铭傻子似的笑两声回应道。

    “信。”槐濡一个没忍住隔空给了仕铭一拳。

    “再来一拳。”仕铭呲牙回应道。

    “嘭”这次回给他的是一脚。

    “艹......”仕铭一个没忍住爆了粗口:“他娘的,是真的。”

    槐濡、浩泽、枫辞、哲康四人瞬间沉默,痴痴看向归墟海。

    “神界所有真神听吾调令,即可动身守护下界。

    至尊境固守第一防线,天尊境固守第二防线,玄神境固守第三防线。”

    就在众神还在惊骇中,五位至尊心境还未平静之时,归墟海归来的至尊巅峰境强者开口了。

    声音暗哑,直达众神识海,犹如洪钟大吕,顿时震醒众神。

    第一防线距离大劫之地最近,第二防线距离大劫适中,第三防线则距离大劫最远。

    整个虚空,三千小界数量无以估算。

    想要护所有小界不受大劫影响,对神界众神而言绝对是一件前所未有重担。

    小界数量繁多不说,小界与小界之间的距离更是遥不可测。

    神界真神再多也难以一神护一界。

    非得一神护数以百界不可。

    除此之外,还要分神抵抗混元无大量与归墟海直撞带来的余波威力。

    眼下他们还感觉不出什么,只因有归来的至尊境巅峰强者替他们挡去了余波攻击。

    若非如此,只凭余波,在此距离,天尊境以下绝无一位玄神可抗衡。

    哪怕是天尊也要负出不小的代价,即使不损落,重伤是一定的。

    “守护不利者杀。”

    不等众神回应,天尊境与玄尊境众神已然被千位至尊强者送去第二防线与第三防线。

    最后一句在识海震荡久久未散。

    杀字一出,更是让一众将将回神的众神再次心惊胆寒。

    他们感应的到,若是做不到,必死无疑。

    这句话绝不只是用来震慑的,而是下了死令。

    至尊境以下送走,剩余神界至尊自也不敢多言。

    乖乖,上千至尊境巅峰至强存在,还都是在古籍中有过记载的大人物。

    同是至尊,他们在人家面前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不是错觉,而是事实。

    除去紫阳仙宗的至尊强者,其他至尊无一不是受到了致命的震慑。

    根本不用感应,这些至强至尊初一现身,他们就被压制了,半点反抗的心思都提不起。

    当然,反抗也反抗不了,除非是想找死。

    好不容易修到至尊境,除非是活腻歪了,否则谁会找死。

    为何会怕混元无量大劫?

    还不是怕死么。

    实力越强,地位越高越怕死说的就是他们。

    “谨遵前辈令。”

    没有哪个敢不甘心,一众至尊乖乖令命四散。

    片刻功夫,剩下的也唯有仕铭和槐濡已及狐帝四人。

    狐帝红着眼,声音发颤:“前辈,我家小拾不会有事吧?”

    “有事的是混元无量大劫。”

    仕铭已然恢复淡定,哪怕心中仍然震惊,面上却是不显了。

    正说着,归墟海和混元无量大劫之间陡然多了一片火海。

    “我艹。”仕铭感应出火海是什么之时,整个人不好了。

    刚刚装出的淡定再次破灭。

    谁能告诉他,这混沌神火怎么会出现?

    粗口将出,仕铭突然反应过来,眼神古怪的看向槐濡不感置信道:“混沌珠之主?”

    同样神情古怪的槐濡看向他僵硬点头:“亦是混沌神火之主,咱们都看走眼了。”

    “的确。”仕铭突然笑了起来。

    心中更是笑翻了天。

    混沌珠之主,混沌神火之主又怎么了,见了本尊还不是得喊一声师祖。

    嗯,就是这样,管你是什么主,在本尊面前,你就是本尊徒孙女,亲的。

    槐濡显然也想到了此问题,跟着也笑了起来。

    扫一眼一脸担忧的狐帝暗搓搓想‘徒弟可不是白收的呐。’

    归墟海与混沌神火相合,威力再次提升,本就处于下风的混元无量大劫在虚无之力与净化之力的双重镇压下,慢慢收缩,慢慢减弱。

    很慢,非常慢。

    转眼万年,梧悦于归墟海底入定万年。

    睁眼之时,眼中一阵迷茫,似乎忘记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在哪,更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

    眨眨眼,梧悦扬起一丝笑意,意念转动归墟海回归混沌海,混元无量大劫余威收入混沌珠。

    混沌神火化身少年站在梧悦身侧,看上去说不出的冷峻。

    只是一开口,这冷峻的形容就破功,噘嘴撒娇:“主人,小火累死了,可以回去休息了么?”

    “回去吧,别招惹小灵儿,你打不过他。”

    梧悦轻笑点头,小灵儿,混沌珠之灵,现下可了不得了。

    就是她这个主人,都管不得它。

    “我又不傻。”

    少年嘴一撇闪化做一点火光消失于梧悦眉心。

    守在此地万年的七人,同样闭关修炼了万年的七人,同时退出修炼。

    睁眼看向虚空,混无无量大劫不见了。

    混沌神火所化火海消失了。

    归墟海也同样不见的踪迹。

    七人眼中,唯剩一人,缓步而来,面带淡淡笑容的女子不是梧悦还能是谁。

    转眼万年,沧海桑田。

    沧桑的不是面容,而是那双一眼看去,万古流失的古井似的双眸。

    人还是那个人,可人已然不再是那个需要三姐哄着吃饭,二哥抗着去掏鸟窝的小天狐了。

    梧悦看着狐帝,看着帝尧、渊恒和绯月轻笑出声:“我回来了。”

    声音很轻,平静淡然。

    五人没有开口回应,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应。

    人回来了,心丢了,人还在,可魂失了。

    因为,他们当中,少了一人。

    那个带走了她的心,她的魂的男人。

    那个不知道还要多久,还能不能再见的男人。

    “小拾。”狐帝叹口气,轻拍梧悦的肩膀,心疼道:“爹爹陪你,陪你去寻他。”

    “不用,他一直在。”梧悦轻笑摇摇头。

    ......

    梧悦回归,神界震荡。

    神界...没有神界了。

    神界收入五界,自此宇宙虚空再无神界,有的,唯有高于三千小界的天界。

    立天庭,设神位,定四极......

    混沌之灵化身天帝,掌管天界运行。

    而梧悦则带着狐帝,帝尧、渊恒和绯月回了九凝山。

    乐千儿要跟来,被梧悦揍了一顿扔去给新任天帝打下手。

    她可没忘记当年被这货坑的事情。

    九嶷山,依然是梧悦记忆中的九嶷山。

    看着苍悟宫中的一切,梧悦眼中露出一抹在他人面前从未流露过的思念,轻念一声:“苍离。”

    半纪元,说长,很长。

    对梧悦而言如山度过无数纪元一半慢长。

    说短也很短,短到不过在九嶷山观景台的一次闭关。

    金色光柱自观景台凭空出现,梧悦轻笑起身,一步迈入。

    梧悦眼前的景色变了,也没变。

    依然是九嶷山观景台,不同的是多一个面带宠溺笑容,深情看着她的男人,眼角滴下泪珠:“我来了。”

    是的,我来了,走过半个纪元来到你身边。

    封印在时光中的九嶷山与眼前的九嶷山重合,什么都没变,变的只的光阴。

    宇宙乾坤什么都没变,光阴对宇宙而言没有开始,也不会结束。

    “欢迎回家。”苍离笑着将梧悦拥进怀中,声音轻颤。

    ......

    番外小剧场

    看着鬼鬼祟祟沿着墙角想溜的梧悦眯眼道:“帝尧,你在做什么?”

    “没,没做什么啊!”

    帝尧一脸做贼心虚样,话刚说完,一只小狐狸的脑袋从他衣领中探了出来。

    梧悦瞪眼危险道“你想偷我四姐去哪?”。

    “阿悦你听为兄解释。”

    帝尧头皮发麻,看着梧悦快速道:

    “不是我把她放进怀里的,她自己钻进来不走,为兄也是没法子呐。”

    “你觉得我会信?”

    梧悦手指节捏的咯噔响,感应四周没有找到想着之人,接着问:“我三姐和七姐呢?”

    “七妹被渊恒接走了。

    至于三姐,为兄也不清楚呐。

    对了,就在你睡觉这两天,绯玥来了一趟。”

    “所以就偷走了我三姐?”

    梧悦咬牙切齿,狠狠瞪拥着她的苍离一眼。

    为什么睡了两天?

    还不是这混蛋害的。

    帝尧不安好心点火道:“他本就是带着预谋来的。

    为兄的和狐帝一个没留神,那混蛋就跑了,然后三姐就丢了。”

    对了,他让我带话给你,欠老子的账,就用你三姐顶了。”

    “那你呐,偷我四姐也是为顶账?”梧悦眼神越发危险了。

    “为兄这不算偷,你害的为兄没媳妇不说,那些年连天妃都没敢娶,拿你四姐赔怎么了。“

    帝尧暗中给苍离使个眼色,看着你媳妇,带着怀中的小家伙转身就跑。

    “这三个混蛋。”梧悦被气笑了,靠在苍离怀中笑骂道。

    ............

    帝尧跟在手举狼牙棒的小女娃身后:“哎呦,哎呦,我的心尖尖哦,你慢点,慢点,别摔着。”

    梧悦嘴角直抽:“我怎么听出了老父亲的味道。”

    帝尧:“......”

    某个抱着小女娃的渊恒,默默将到嘴的心尖尖咽下去。

    “小七啊,今天想吃什么,夫君君让小拾给你做。”

    帝尧:“......”

    夫君君,老子怎么没想到?

    果然还是这混蛋套路最深。

    绯月不屑的扫二人一眼,笑看向小粉团子:“娘子,叫声夫君来听听。”

    小粉团子眯眼一笑:“夫君君。”

    渊恒、帝尧:“......”

    艹,这也行。

    狄牙拉住梧悦,做贼似的道:

    “小拾,我跟你说,前两天我偷偷听帝尧在跟绯月炫耀,

    说什么找媳妇呐还是咱师尊有先见之明。

    媳妇就是得自小养在身边,宠的她无法无天,等将来长大了直接拜天地入洞房。

    哪个敢对他媳妇动歪心眼,就砍死谁。”

    梧悦:“......”

    ......

    “娘亲,我是男人啊!”

    某个小团子不知何处蹿出来,扑进梧悦怀里,抱着她的脖子兴奋道。

    “嗯,我家阿辰是个小男子汉。”

    梧悦笑着抱住怀中的小团子亲了又亲。

    某人双眼微眯,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住小家伙的衣颈轻轻一提,随手一扔,小团子化做光点被无良爹扔出了九嶷山。

    狐帝正想着什么时候能抱上外孙女,突然一只小团子掉进了怀里,微微一愣笑问道:“阿辰,怎么来了?”

    不待小家伙哭诉无良爹的恶行,苍离轻飘飘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岳父大人,要想抱外孙女,就帮我看好这臭小子。”

    “外公......”

    小家伙哭音刚起,就被自家外公用点心堵住了小嘴。

    一想到会有个和自家宝贝女儿一样软糯的外孙女天天围着自己叫外公,狐帝双眼直冒亮光。

    外孙什么的,先安抚住,等有了外孙女,再带上外孙去找那混蛋算账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