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土小说 > 将军的桃花数不清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二五章 进展
    (),

    霍天都走进客栈,韩修齐赶忙过来迎接。霍天都眼睛一瞪,“走,进去再说!”。

    韩修齐伸手推开屋门,“师父您请!”。

    两人做定,霍天都怒道:“今天让你带一会儿承儿,你就差点让车撞了他。你这父亲能不能上点心?”。

    韩修齐糯糯地道:“师父,我错了!”。

    “我当初怎么就选了你这么个榆木疙瘩吆!”霍天都忍不住叹道。

    韩修齐一脸赫色,本来就不善言辞的他,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了!我也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反正,在回京之前,把霜儿争取回来。”霍天都气呼呼的说道:“不然,你也不用来见我了!”说罢,袖子一甩就径自走了。

    韩修齐追了两步。“师父,师父!”,可霍天都头也不回的去了。

    “唉!”韩修齐深深叹了口气,颓然坐在床上沉思起来。

    苏州顾家业是做绸缎生意的,不过在萧家,张家眼里,跟本就不值当一提。他家不过有三间铺子,只是寻常富户罢了。

    不过顾家老爷有个爱好,就是喜欢种花,特别是芍药花。原本扬州的红药特别出名,他不惜重金,从扬州带回来几本。经过十余年的培育,已经繁育出满满一个后院。

    顾家**姿容绝丽,也极喜这些芍药,每逢花开时节,便连茶饭,都在花丛里用。白日里看不够,恨不得晚上都睡在花下。

    花开则大喜。每逢花季过时,便愁容满面,对花垂泪。

    今年的花季又到了尾声,顾瑶看着地上又多了的红色花瓣,忍不住叹息不已。手里拿着丝囊,一片片的拾起来装好,准备拿去干净的地方埋了!

    低着头捡着,眼泪又慢慢流了出来,眼前不禁一阵模糊。她继续捡拾着地上的花瓣,忽然眼前冒出一双男人穿的皂靴来。

    她大吃一惊,不禁抬头看去。

    顺着那一袭黑袍看上去,暮色里,却见一个俊秀如天神般的男子,也正凝目看了下来。

    仿佛冥冥之中从天外传来一声悠悠的声响,蓦然敲击在她的心上。

    那人手里抱着一捧芍药,正是这院里开的最好的那几株。

    “你?”顾瑶颤声说道。

    韩修齐愣了一下。他知道这院子里有人,先前还留意着,可是后来一个走神,想起与卢忆霜从前在草原里看芍药花的往事,就忘了顾瑶的存在。

    居然被主人家给抓了个现形,韩修齐不禁脸上一热。轻轻一点,身形便如晴空云鹤一般飘然从院里跃起,自墙头轻飘飘的飞了出去。

    顾瑶惊呆了,匆匆追了两步,“别走!别走啊!”可那人顷刻就不见了踪影。

    天光阑珊,树影轻摇,先前的一切,仿佛是一个幻境一个梦。可顾瑶觉得不是,她手里的锦囊先前落了下来,里面的花瓣也散了满地。

    “你是谁?是芍药花神吗?”她喃喃自语,在花丛里痴痴的发起呆来。

    也不知道了多久,丫头见她始终不回去,忍不住来找她。却见她失魂落魄的站在花丛里,神情哀伤。

    是夜,顾瑶浑身滚烫,发起烧来。就在迷迷糊糊之际,嘴里喊着还是“别走,别走!”。

    顾家众人面面相觑,顾夫人垂泪道:“瑶儿好好的,怎么就病了?是不是中邪了?”。

    韩修齐自然不知道这个!他趁着夜色,越过墙头,将花放在卢忆霜的屋前。

    次日早上木槿一开门,就发现了这束异常漂亮的芍药花。她微微一惊,跟着抿嘴笑了起来。

    “小姐,小姐,你看这花漂亮吗?”木槿便带过来给卢忆霜看。

    卢忆霜大笑起来,“想不到赵大侠这么浪漫,还知道给你送花?我怎么就没看出他是这样的人来呢?哈哈哈哈。”。

    木槿噗嗤就笑了,“怎么可能?我做梦都没有想过有这好事!这是我从您门外拾到的,人家是送给你的呀!”。

    “是吗?”卢忆霜眉梢一挑,“不会是萧先生吧!这里也没有其他人来。这人倒是有趣。”。

    木槿撇撇嘴,心道您怎么会想到萧轻城去了呢!这里也不让外男随便进来啊。

    “小姐,这应该是姑爷放进来的!”木槿直接了得的说道。

    “哦!”卢忆霜想了想,点点头。

    “找个瓶子插起来吧!”她吩咐道。

    上午苏州知府夫人来访,两人坐着说话。知府夫人忽一眼看见桌上的花,笑着道:“原来郡主您也喜欢花啊!这是红芍吧!听说这城里,就是顾家的芍药花最漂亮了!”。

    “是吗?”卢忆霜轻笑着道:“确实是好看!我在扬州的时候,那花将开未开的,现在看来,都有些要开败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知府夫人笑着道:“我们这边比扬州要热一些些,花期也便早些。郡主要是赏脸,我们下午就去顾家赏花如何?”。

    “会不会太麻烦了?”卢忆霜有点迟疑。

    赵夫人笑着道:“哪里?您要是能去,那是他们莫大的荣光呢!”。

    木槿也在一旁道:“郡主,就去走走吧!多活动活动对身体好!”。

    卢忆霜想了想,“也好!但还是跟人家说,不要太劳师动众的,我们悄悄的去看看就行了。”。

    “郡主娘娘真是高风亮节啊!”赵夫人笑着赞道。

    卢忆霜准备去顾家赏花的消息,霍天都找赵武让他跟韩修齐说一声。

    韩修齐接到消息,咬咬牙,便算好时间,往顾家赶去。

    太阳西斜,虽然是***气,却已经不是最热时分。坐在花间的凉亭里,看着满眼锦绣,闻着馥郁的花香,卢忆霜不禁感叹。

    “真的很漂亮啊!”

    “郡主喜欢就好!”赵夫人笑着道。

    看着那边花丛里发呆的少女,卢忆霜很是有些奇怪。赵夫人低声道:“这是顾家的小女儿,长的倒是如花似玉,可惜有点儿痴。听说到了花开时节,便动不动就流泪不止,还日日收了花瓣去埋。”。

    “爱花儿草儿的也多了,像她这么痴迷的,却不多见。”。

    卢忆霜却笑着摇了摇头,心道:我却知道一位。

    遥遥看去,那女孩子纤细娇弱,在花间越发显得清丽无极。

    韩修齐从墙头跃了进来,三人据大吃一惊。

    赵夫人又惊又怕,挡在卢忆霜前面,“你想干什么?”声音发颤,想必害怕不已。

    卢忆霜正要说话,却见那顾家小姐忽地跑了过来,惊喜地道:“神仙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一天了,你总算出现了。”惊喜无限。

    木槿的脸顿时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