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桃缘山神 > 全文阅读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大四结局
    ;lt;/d;gt;;lt;/r;gt;;lt;/ble;gt;;lt;/d;gt;;lt;/r;gt;;lt;/ble;gt;

    没过多久,杨老再次等来三人,其两个老者,还有一个年轻人竟然是曾有一面之缘的袁秋。

    袁秋还是那么胖,上楼的时候差点把钱老板的仿古木质楼梯踩踏,看得钱老板那叫一个胆颤心惊,冷汗直流。

    袁秋这次也是跟着长辈出来长长见识,当他看到李振复之后往往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想起那日李振复和杨怡两人之间的亲密,袁秋对李振复跟着杨老出现在这里也就不算吃惊了。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过去吧!”杨老是几人的领头,对这场拍卖会的流程也极为熟悉,大手一挥,带着几人走进了古玩城的最深处。

    这是一座园林式的仿古别墅,占地一百多亩,院墙是古朴的青砖黑瓦白墙,看起来其貌不扬,但在静海市的市区这么大一块地的价值绝对超过万金,其主人没有用来建写字楼却只是建立这么一个园林式的古建筑,足以看出此地的主人是多么的财大气粗。

    进入园林,其各种名贵花草树木随处可见,波光粼粼的水塘里长满睡莲,水游动着彩sE锦鲤,看起来颇有一番桃源风味。

    几人进入之后,很快就有人将他们带到贵宾区。这是一个二层小阁楼,完全由木材搭建,面积并不大,但却别有一番风味,类似的小阁楼还有几十个,每一个面积都不大,最大的也不超过一百平米,这些阁楼连成一片,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杨老解释道:“这里的排名都是通过视频,只要拍下了,很快就会送到房间来。而且这里的安保很严密,如果你不想让人知道你的身份,那别人就很难探查。”

    李振复点了点头,心却浮现出不一样的想法。这里的木质阁楼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确实按照g0ng阵法排列,每个门牌号都是由上好的紫檀木雕刻,上面铭刻了一个个奇异的符文,可以阻挡人的神识查探,这显然是玄门手段,专门针对修士和异能者。

    既然正准备上去,迎面走来几人,两群人相视一眼皆是一愣,竟然是熟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家人。

    李家的李将军,李长风和李振伊、皆在,但这一群人却不是以李家人为首,而是以一个二十多的年轻人为首,这个年轻人看上去眉宇间竟然与李振兴有三四分相似。

    李家既然看到李振复后,神情各异。

    李将军以前和文老在一起的时候见识过李振复的不凡,此时见李振复也在,心虽然奇怪但也并不吃惊,在他看来李振复显然也是个玄门人或者和玄门人有关系。能够参与到这种拍卖会并不奇怪,让他奇怪的是李振复为什么会和杨家还有袁家的人在一起?

    李长风看到李振复之后起初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脸sE变得十分难看,就仿佛是吃了几只苍蝇却被卡在了喉咙。

    “你这个逆子。你怎么会在这!”李长风手指李振复,脸sE气的有些铁青。

    “逆子!”

    此话一出,除了少数几人,其他人皆是发愣。其尤其以钱老板和李将军为最。

    钱老板此时整个人都傻了,终于明白为什么李振复说可以帮他解决李家的麻烦,感情人家就是李家人啊!

    至于李将军则是脸皮cH0U搐。什么时候李家又多出一个后辈小子了?难道是?李将军此时终于想起多年前的那件事,不是说那个弃子只是个一无是处的普通人吗?李将军脸sE极为难看,狠狠的瞪了李长风,气的差点要扇这个侄子一个巴掌,要是这种青年才俊都是一无是处的逆子,那你这个真正一无是处的二世祖就应该被吊到粪坑里打。

    “逆子?”李振复脸sE微微一冷,道:“恐怕你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你这个大逆不道的东西,你竟然敢打伤振兴,你真是不知Si活!”李长风大怒道:“你的事我也听说了,你以为你走了狗屎运傍上了杨家就能与我李家为敌?你真是个蠢货,我倒要看看杨家的老东西敢不敢帮你。他要是敢帮你,连他杨家都保不住”

    一旁的杨老听到这话之后脸sE微微一沉,冷声开口:“李家小子,我给你家老太爷的面子,这次不跟你计较,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我是如何保不住杨家,要动摇我杨家,最起码你这个蠢货没有这个资格和能力。”

    一旁李将军气得直翻白眼,自己这个侄子年轻的时候还算是青年才俊,但这些年来真是越来越不用了,难道几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竟然说出这种天真白痴的话来。李家虽然势大,但是杨家也不简单,老虎虽然能打得过豺狼,但自己也要受伤。

    倒是李振伊深深的看了一样自己这个看起来一无是处的叔叔,上前道:“二弟,你这短时间的事情我们都知道,我当初果然没看错人,你真是一块璞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别人如何,但我一直把你当李家人,只要我在,你随时可以回来。”说到这里李振伊身上爆发出一GU凌然的傲意,作为李家的接班人,他确实有资格说这话。

    “回来?哼,我李家可不要这种贱种。”李长风冷哼道。

    “三叔,如果你不希望下个月被老太爷禁足的话最好闭嘴。”李振伊话语有点冷,自己这个三叔真是太看不清时势了,李振复能在短短半年之内取得这么大的成就难道只是运气好?而且李振复现在跟杨家,北方的叶家,甚者和文老都有很深的关系,再与李振复为敌简直就是自讨苦吃。作为李家的接班人,他现在已经几乎接管了李家的生意和权利,一切只为李家的发展考虑,这才是他心所想,至于其他恩怨,在家族利益面前全都可以抛到一边。

    李长风冷哼一声,甩手转身就走,他在这里再也呆不下去了。

    ……

    李长风的走并没有引起任何波澜,不少人都是摇了摇头。暗道李家老三果然不堪。

    “李家的大门为你敞开,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

    这是李振伊唯一的一句话。

    “我要李家家主之位你也能给!”李振复冷笑。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暗道这年轻人真是好大的口气。

    “可以!”李振伊沉思一会,坚定的说道:“只要你能保证能把李家带到更高的地步,未来家主之位我让给你也并非不可以!”

    此话一出,再次惊倒一片人,所有人都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振伊,暗道这小子疯了吗?连李家家主之位都愿意拱手相让,那可是威震整个国家的李家。权掌一方的诸侯。

    难不成这小子的魅力真的如此之大?此时就连杨老也有些看不透李振伊的想法了。

    一旁,李将军的脸sE变得很难看,但却没有反驳李振伊的话,只是闭口不言,也只有像他这样的李家真正的核心才明白李家究竟遭遇到了多大的危机,只不过李振伊把赌注压到李振复身上真的能解决么?毕竟那群人就算是文老这种身份的人也不被放在眼里啊。

    不过李振复此时却感受到一GU不一样的气息,那是杀气,一缕极淡但却真实存在的杀气。

    李振复对上李振伊旁边那个年轻人,眼JiNg光一闪而逝。忖道:此人竟然也是个修炼者,不过实力太弱,b之孙灵儿都要弱几十倍,只是他为何对我有杀意?

    这GU杀意爆发得很突然。很显然是这个年轻人刚刚才对他产生了杀意,而先前见面的时候却没有。难不成自己什么地方引起了对方的敌视?似乎想到了什么,李振复眼神微微一冷,随即冷笑。此时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李振伊会表示愿意把李家拱手相让,显然是有人盯上了李家,而这群人很有可能是修炼者。李振伊大概是也猜到他和玄门有关系。所以想要他的刀杀人。

    真是好算计!

    李振复淡淡一笑,道:“李家,我可高攀不上,只要你们李家以后别再来找我麻烦就行了。”

    说完这话之后,李振复感觉到那GU淡淡的杀气消失了,只是那个年轻人依然有些敌意的看着他。

    李家有没有危机他根本就不在乎,转身朝阁楼走去。

    “李振复,你也姓李,难道真的要对李家不管不顾?冷看李家陷入淤泽而无动于衷?要知道你身上也留了一半姓李的血。”李振伊没有想到李振复竟然如此决绝,连李家家主之位都不在乎,不过这更让他坚定了心的猜想,李振复肯定和玄门有关,否则不可能不在乎偌大个李家,也只有那些神仙一流的人才会不在乎世俗的权益。

    李振复的脚微微一顿,与此同时又感觉到了那GU杀气,心冷笑,竟然想杀我,真是不知Si活。

    “我和李家没有任何关系,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李振复的话让李振伊的心沉了下去。

    不过,旋即李振复的语气微微一变:“我对你李家的血珊瑚感兴趣,你若是拿血珊瑚交换,我可以在能力所及时帮你们一次。”

    “血珊瑚!”

    几声惊呼同时从不同的人嘴里传出。

    血珊瑚可是李家老太爷最心Ai的宝物,别说是旁人,就连他亲子都不能随意触碰,谁也没有想到李振复竟然会如此狮子大开口,讨要李家老太爷的心Ai宝物,这简直就是不把李家放在眼里。

    不过与其他人反应不同的是,李振伊脸sE微微惊异,眼神竟然闪过一丝兴奋,在李家,有件事除了几个嫡系没有其他人知道,那就是李家现在所遭遇的灾难就是由那块血珊瑚引起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一块血珊瑚会引起玄门如此的重视,如果不是那些人希望挖出血珊瑚背后隐藏的东西,李家恐怕早就被人灭门了,现在李振复竟然也提出了索要血珊瑚,很显然他也能看出血珊瑚的惊异,这更加坚定了李振伊的猜想,此时,能救李家与危难之的人只有李振复。

    “可以!我回去之后就禀告老太爷。”李振伊很果断的答应。如此g脆果决的态度再次惊掉一系列下巴,不过此时有不少人都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尤其是了解李振复本事的杨老,心已经猜到李家恐怕遇到一场难以化解的危机,否则绝对不会如此低声下气的求到李振复这个李家曾经的弃子身上。

    “既然如此,那先收点定金!”

    李振复伸手一招,直接把李振伊手链上的一个血sE珠子抓了去。

    就在此时,一GU凌厉的杀气直扑李振复的后背。

    那个一直站在李振伊身边从没说过话的年轻人出手了。

    一道璀璨的剑光升起,冰冷刺骨,让众人寒毛倒竖。

    “小子,敢cHa手我夏家的事情,你简直就是找Si。”夏衍冷哼。要不是为了家族利益他才不会跟在李振伊这种凡夫俗子的身边,至于李振伊身上的那颗血神珠早就被他看做了囊之物,现在却被李振复抢走,怎能叫他不心火直冒三丈?同时他也想帮教训教训这个欺辱了自己表弟李振兴的人,甚至是杀了他。

    “小心!”

    李振伊大叫,没有人b他更清楚这个相貌不惊的年轻人有多么的可怕,他身边的十多个兵王在其手走不出十招。

    李振复满意的看着手里的血神珠,突然发觉一道凌厉的杀机把他锁定,眉毛顿时就倒立起来。

    见夏衍持剑刺来。剑光璀璨耀眼,李振复眼神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充满了厌恶,大手一挥。直接把所有剑芒拍散。

    “滚!”

    一手怒吼!声波化作匹练,轰然cH0U在夏衍x口,直接把夏衍cH0U飞出去,重重的摔出十多米远。

    一声雷吼。所有人都被震得耳朵嗡嗡作响,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脑袋都有些转不过弯来。

    一声大吼就把人震出十多米远?恐怕电影里的狮子吼也没有这么厉害吧!而且夏衍的厉害众人可都看在眼里,一剑刺出剑芒耀眼。剑气纵横,简直就是剑仙一般的人物,但就是如此牛b的人竟然被李振复一声大吼震飞十多米,所有人都忍不住擦着眼睛,掐着大腿,他们情愿相信这是一个梦,否则这简直太颠覆世界观了。

    “你竟然敢打伤我?!你知不知道我可是蜀山的内门弟子,你这是与蜀山为敌,是自寻Si路。”夏衍受到重伤,但却没有Si去,指着李振复,sE厉内荏的说道。

    “蜀山?又是蜀山!”李振复冷冷一笑道:“你们还真是Y魂不散啊,不过我连剑无尊都敢杀还怕多杀你一个?!”

    “什么?!”夏衍整个人脑袋轰的一声错乱,剑无尊那是谁?那可是蜀山几大长老之一,实力通玄,就算找遍整个修炼界也没有几人敢确保自己能杀Si剑无尊,剑无尊怎么可能Si?

    “我不相信,你一定是骗我的!”夏衍大吼:“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了?你和我蜀山为敌一定会Si的很惨。”

    “真是可怜的孩子啊!”李振复无奈地摇摇头,一挥手,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凭空出现。

    “你好好看看他是谁!”李振复轻轻一挥手,带起一阵风,吹开了乞丐散乱的头发,露出了其真容。

    “剑风师兄!”夏衍惊恐的大叫,面前这个像乞丐一样的男子竟然是蜀山的掌门真传弟子剑风,这怎么可能?这是障眼法,一定是障眼法。

    真是可怜的孩子啊!李振复无奈地摇摇头,脚一跺,地上尘土激起一层波浪,夏衍整个人仿佛破皮球般被弹到半空,而后喷出一大片血雾,尸T从新跌落尘土。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剑风自然认识夏衍,见到夏衍Si了,吓得浑身颤抖。

    “我不杀你!”李振复随手把剑风收回山海珠。留着剑风的命他还用得着。

    面对李振复神乎其神的能力,其他几人全都瞠目结舌,包括自以为很了解李振复的杨老此时也惊呆了。

    李振复并不担心暴露自己是修炼者的问题,这就是拥有绝对实力的底气,他相信在场的都是聪明人,既然都知道有玄门的存在,那就不需要再装的神神秘秘。而且他如此暴露实力也未尝不是给暗的人一个警告,他相信这个拍卖会背后的人就躲在暗处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李振复得到两颗血神珠,急着赶回去炼化,并不想继续留在这里浪费时间。于是很g脆的跟杨老告辞。不管拍卖会还会出现什么宝物都绝对不如这两颗血神珠对他的价值大。

    “明天你把血珊瑚送来,作为交换,我会帮你解决来自蜀山的危机。”

    直到李振复的身影消失,李振伊的耳边才回荡起他的声音。

    ……

    静海市东海滨。

    李振复站在一块海礁之上,风衣被吹得咧咧作响。

    半年前李振伊如约送来那块血珊瑚,李振复也完美的炼化了其的神血,成功的突破到了搬山境,此时的他才是真正的走上了上古修神的道路,搬山移海,举手投足之间。

    三天前。李振伊带来的不仅仅是血珊瑚,还有一个有关于血珊瑚的秘密,是李家老太爷隐瞒了几十年的秘密,那就有关这块血珊瑚的来历。这块血珊瑚其实是上古妖神的染血之物,关系到一个上古诸神封印的传说……

    当cHa0水涨起,李振复分开海浪,进入一个奇特的泡沫空间。

    “这里应该就是妖神所说的Y冥海眼了。”李振复眼光奇异的看着这处奇特的空间,“上古诸神为何要躲入三千世界?又为何要封印大千世界的入口?或许今天之后,一切都将有答案。”

    李振复左右双眼同时S出一道翠绿sE和一道海蓝sE的先天JiNg气。二者融合到一起,化作了一枚拇指大小的珠子,稳稳的落入空间心的祭坛上。

    “轰”空间剧烈的晃动起来,封印被破开。JiNg纯的灵气从封印裂缝出逸散出。

    此时,东海之上,风起云涌,直接掀起了百丈高的巨浪。漆黑的空间裂缝在蔓延,三sE的闪电轰鸣,这一刻。真的宛若世界末日来临。

    与此同时,三千小世界里,无数大能感应到了天地间的异常,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都惊呼起来:“有人要打开大千世界,想要追随诸神的脚步。”

    “不可能,上古圣贤消失之后,现在怎么可能还有此等人物?”

    “轰!”

    泡沫空间,祭坛化作一个黑洞洞的漩涡,不知道通往哪里。泡面空间出现一面镜子,上面闪现出上古时期的种种画面,不多久,镜子的能量被耗尽,化作一片劫灰。

    许久,李振复幽幽一叹,此时他终于明白了上古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诸神会消失,原来是诸神太过强大,唯有进入大千世界才能镇压己身,不受法则侵扰,得到长生。但这是长生也是一种束缚,并非李振复所愿。

    李振复最终一声长叹,伸手一指,黑洞从新化作祭坛。

    就在此时,李振复心头微微一颤,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神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一个闪烁消失,泡沫空间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祭坛。

    与此同时,青山县人民医院妇产科。

    一个年轻的nV子满头汗水,脸sE苍白却带着浓浓的慈Ai之sE,在她面前,一个粉nEnGnEnG的婴孩静静地安睡着。

    “你的父亲是个混蛋,希望你长大不要像他!”凌玉慧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个让她又Ai又恨的男人的身影。

    “我怎么又想到了那个坏蛋?”凌玉慧r0ur0u眼睛,眼前房门处那道身影并没有消失,反而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我老婆孩子回家!”李振复微微一笑。

    “什么你的老婆孩子?我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凌玉慧语气有些慌乱,眼神飘忽不定,当初自己可是决定了做单亲妈妈的,这个坏蛋这么就都从来没有来看过自己,可不能被他骗了。

    “嘿,这可由不得你!”李振复抓住凌玉慧的手臂,不理会她轻微的挣扎,送入一道JiNg纯的神力帮助其恢复身T。

    “你放开,你个混蛋放开我!”凌玉慧这段时间的思念和委屈一下子全都爆发了出来。

    “哼,我得nV人就得乖乖跟着我,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把你扛回去。”

    李振复直接把凌玉慧扛到了肩头。而后笑脸嘻嘻的对熟睡的婴儿说道:“儿子,咱回家喽!”

    说着,小心翼翼的抱起了孩子,宛若一件神珍捧在怀。

    见李振复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凌玉慧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道:“什么儿子,圆圆是nV儿……”

    “什么圆圆扁扁的,这名字不好听……按我说我nV儿长得这么祸国殃民,就应该叫金莲。”

    “去Si……你去跟别的nV人生你的金莲去。”

    “哈哈……好啊,反正我还有三妻二妾,金银铜铁,什么莲都生的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lt;cen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