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神农传承者之位面诊所 > 章节目录 第246章 天人两隔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你就是吴睿?”看吴睿在机科1号轿车前停下,车里的一个剑眉中年钻了出来,只是此时他的脸色不大好看,剑眉紧锁,显然刚才也看到吴睿与美美勾搭在一起的那幕,他对纨绔可是非常反感的。

    “不错,你是公羊震岳?”吴睿听出了他的声音,正是与自己电话联系的公羊震岳。

    看吴睿这样轻佻,公羊震岳眉头又皱紧几分,这小子居然如此无礼,当下板起脸训话道:“如果你真是小妹的儿子,理应叫我表叔。”

    吴睿嘴角轻轻一抿,主动替他把话说完:“现在还不知是否,所以我暂时还是叫你公羊震岳吧!”

    “你小子,你行!上车。”公羊震岳实在被吴睿弄得没有脾气。

    车内,公羊看着身边的吴睿始终淡然,对机科1号的奢华也视若不见的样子,眼里倒是闪过一丝异色,随后不动声色的问:“听说你当年是被一个老人收养,公羊家也曾试图寻找,但始终无果,不知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与狼为伴,跟虎作友。”吴睿的回答很简单。

    “哦,也就是说,这些年你一直都窝在山里。”公羊震岳理解了吴睿话中的意思。

    “”吴睿嘴角轻轻一抿,没有说话。

    “如果你真是公羊家的族人,品味就不该那么差,刚才那女人不干不净,你与她搅在一起,让你外公知道可不开心。”公羊震岳敲打道。

    “没事,玩玩而已。”吴睿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公羊震岳脸色颇黑,但如今尚未证实吴睿就是小妹的子嗣,他也不好教训。

    “这些年,可有吴刚与公羊天彤的消息。”吴睿突然出声问。

    “你哼!”公羊震岳冷哼一声,板起脸问:“你就是这样叫自己父母的吗!”

    “就如你心理所想的那样,我还没有确认他们是不是我父母,不该乱叫。”吴睿神情始终淡然,虽然如今种种迹象表明,吴刚与公羊天彤就是自己父母,但在没有完全证实之前,吴睿不会乱认亲戚。

    “也是,同样,在没有证实你是不是他们儿子之前,我不会告知有关他们的任何消息!”公羊震岳以同样的理由拒绝回答,赫然跟吴睿扛上。

    “”吴睿只是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

    “我们有保留你父亲与母亲的dna数据,等会我们会进行一个检测,是与不是,很快就会出现结果”途中,公羊震岳给吴睿讲解了待会的行程。

    公羊家权势不小,居然还有私人医院,当公羊震岳带领吴睿赶到时,立马进行检测。为谨慎起见,他们在吴睿身上采集了多处的样本进行检测,不管是抽血还是取皮取r,吴睿都配合。

    “dna完全吻合,可以判定吴少爷就是天彤小姐的子嗣。”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颤巍巍的宣读着检验结果,眼睛红红的,显得激动。

    “”吴睿沉默。

    “”公羊震岳同样沉默。

    找到亲人,按说应该很开心才是,但突然间多了亲人,不禁让他们恍惚。

    “当年你父母之所以突然将你抛弃,是因为遭遇仇家追杀,夫妻两齐齐被逼得跳崖而死,正是循着这些线索,我们才得到有你的信息。结果命运弄人,当我们赶到江宁古镇时,你已经被人捡走,虽然我们翻遍整个江宁,却始终找不到你的踪迹。”

    “带我去祭拜他们吧!”

    “你应该先去见一见外公。”

    “不了,先去祭拜父母吧!”

    “好,我带你去。”

    北方的天气已经很冷,黄叶早已枯落,汉白玉铺设的坟墓上盖满厚厚的落

    叶。

    吴睿轻轻的用手将墓碑上的杂草拨离,现出里面的碑文:公羊天彤吴刚夫妇之墓,公羊氏立。

    吴睿脸色微微一变,按规矩说,吴刚之名理应在前,如今却被公羊氏放在后面,如果父母泉下有知,会不开心吧!

    “吴睿,你要干嘛!”旁边一直不做声的公羊震岳突然看到吴睿取出一把匕首,身体一闪,瞬间来到吴睿身边,紧紧将匕首掐住,本想夺到手中,结果却发现纹丝不动,内心不禁骇然。

    “这怎么可能!”公孙震岳不禁如此询问自己。

    “你们把碑文刻错了,我改改。”吴睿轻言道,巧妙的转动手臂,将公羊震岳在外推开。

    看吴睿把匕首伸向碑文,公羊震岳也顾不上思索吴睿为何有如此力量,苍白着脸色阻挠道:“这个是你外公指定如此的,你不能擅自更改。”

    “这是我父母的坟头,一切由我说了算。”吴睿的声音充斥着不容置否,手中匕首快速滑动,龙飞凤舞那般滑翔着,汉白玉的粉末如雪花那般迎风而飞。

    不过转眼间,墓碑上原来的一切字迹全都不见,换而之是一幅栩栩如生的青山绿水图,虽然只是石雕,但里面的一切均层次分明,青山、绿水、白云、蓝天虽然没有色彩,但却能让人一眼便分辨。

    “”后面的公羊震岳早已忘却阻挠,张大着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见鬼那般。

    “吴刚公羊天彤夫妇之墓,子吴睿立。”

    刻着这几字,吴睿内心百味难辨,好不容易才壮着勇气踏上寻亲之路,却不料最终得到的结果已是天人两隔,就连他们的样子,吴睿也不知几何。

    吴睿不禁鼻子酸酸的,但表面上他依然平静如水,将买来的檀香点着的同时,他面无表情的对旁边的公羊震岳问:“谁是凶手。”

    “”不知为何,公羊震岳莫名的打了一个冷战,这令他心里不禁哀嚎见鬼,自己怎么可能在一个小子面前感觉到害怕呢?当下板着脸喝训道:“怎么跟表叔说话的?还当着你父母的面!”

    “”吴睿一窒,摇头苦笑道:“好吧!便宜表叔,现在你是不是该跟我说说,杀害我父母的凶手是何人。”

    公羊震岳闻言这才感觉满意,但却没有回答吴睿的询问,只是嘟嘟嚷嚷的道:“你小子问这个干吗?乖乖祭拜,然后跟我回去见你外公,至于你擅自更改碑文的事情,我以后再跟你算账!”

    吴睿没有罢休,继续追问:“别人杀我父母,难道我不该报仇么?”

    “报仇?哼!不知天高地厚。”公羊震岳嗤笑一声,傲然的道:“既然你已经是公羊家的一员,那我也没什么可瞒着你的,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电视里演的武功,如今仍然保留下来,武林虽然不及古时,但今夕尚存,我们公羊家族更是武林家族中的佼佼者,是四大隐门之一!”

    公羊震岳似乎已经可以预测,眼前这个一直不怎么甩自己的表侄一定被听得目瞪口呆,最好就是缠着自己教他功法:表叔,教我武功吧!

    只可惜公羊震岳并不知,他口里那些所谓的隐秘在吴睿眼中当如笑话那般,听完也只是面无表情的道:“你说的这些,好像跟我的问题无关吧?”

    “你”公羊震岳那弱小的心灵很受打击,他怎么感觉这表侄子油盐不进啊!当下气急败坏的道:“怎么无关?幕后凶手我怀疑与隐门之一的一个家族有关,就连我们公羊家面对他们都得小心翼翼,不然我们早就报仇,哪里要你在此催促!”

    “我不管他是何隐门,虽然时隔二十年,但父母之仇总该得报,表叔你不该瞒我!”吴睿神色平静,但眼里却是暗暗闪过一丝淡淡杀意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