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神农传承者之位面诊所 > 章节目录 第243章 古镇寻亲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虽然其妻儿极力阻挠,但大山最后还是被村民合力火化,而且,吴睿全程主持。

    面对大山妻儿那含怨的目光,吴睿谢绝了村民的热情招待,继续步行踏往东行的路。

    留在这里,他只会愧疚不安,从某种意义来说,包括大山在内的三名村民是他害死的,尤其是大山的死,当时那祈求与绝望的目光,吴睿至今历历在目。

    虽然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也很理智,但面对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吴睿还是默然。

    “或许老头子说得对,留在神农诊所只是享一时之清福,而不能达到历练的目的,虽然掌握位面诊所,还有一身元婴中期修为,堪比出窍期的实力,但面对生活,始终有许多许多的无奈与不如意。”

    “但恰恰如此,方能理解人生真谛,不是么?”吴睿仰头望天,似乎在自言自语,也似乎在问天。

    在此之前,吴睿对神农十六的安排其实还是有些抵触的,毕竟他有自己的喜好与自由,但如今,他已经完全抛下这份成见,真正履行此次历练。

    此次巫尸的出现,给予了吴睿很大的启发与感悟,也给他的道,带来更为坚实的基础,于他的境界而言,无疑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洗髓。

    由于受巫尸的影响,原本还需要步行七八天的行程,如今再走一天便已到达,江宁市就近在眼前。

    “江宁,古镇,287号?”吴睿轻轻扬眉,原本是想去买一份地图,但却突然想起自己如今身无分文。

    随后吴睿想将手腕处的智脑打开,但手放到上面却又停了下来,既然要好好的体验生活,这一类东西就该暂时抛弃,另想办法吧!

    走了一段路。吴睿看到前面有个报亭,里面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正在看着报纸,想了想,还是走过去问:“大叔,有江宁地图吗?”

    “嗯?”大叔把报纸放下,虽然看吴睿穿得有些‘朴素’,但还是热情的把一张彩色地图从里面取出。给吴睿递来道:“年轻人,给,八块钱一张。”

    “谢谢。”吴睿接过,并打开看了几眼,把其中内容大概记下后,这才抬头问:“大叔。我能不买吗?”

    “”大叔的脸色当下很臭,但总不能强买强卖,只能干巴巴的应道:“可以!”

    吴睿悻悻的把地图交还回去,然后就循着地图指示的路线向古镇走去。

    其实地图中没有一个叫古镇的镇子,但g据上面的一些景点,就如古镇公园、古镇钟楼一类,吴睿容易推断得出。曾经的古镇,如今已经改名古区,被纳入江宁市区之一。

    走入古区,吴睿却看不到半点‘古’的韵味,恰恰相反,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曾经的街道,曾经的建筑。想必已经在一次次搬迁改造中被更替,曾经的一切早已面目全非。

    “或许,所谓的287号已经不在。”吴睿声音低沉,但还是巡着门牌号的秩序开始寻找。

    但令吴睿惊讶的是,古区中心地带居然还保留着民国建筑,是一整片拥有朱墙红门的四合院,已经被翻新过。是江宁一大景点之一。

    “三百二十号。”

    “三百号。”

    “二百九十号。”

    离目的地仅有一步之遥,吴睿却始终没有很大的表情波动,神色平静的停在二百八十七号大院前。

    但可惜,这二百八十七号大院已经不是私人宅院。而是被改建成一个纪念品小店铺,里面摆满木雕、刺绣还有一些具有当地特色的小玩意,此时正有两三个游客在挑着东西。

    老板是一个四五十岁m样的妇人,岁月在她脸上留下斑斑皱纹,皮肤也略显黝黑,可见其并非富贵人家,更不可能是吴睿生母。

    老头子交给吴睿的那条手帕是名贵丝绸质地,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拥有的,是以吴睿猜测,自己父母应该不是普通人家才对

    。

    更重要的是,吴睿没有在这妇人身上感应到亲人的血脉,这就完全否决她是其亲人的可能。

    “年轻人,要不要买点纪念品?我们家的木雕可是古镇最好的。”看到吴睿走进来,妇人热情招呼,并着力推销自家的木雕。

    “大娘你忙吧,我就随便看看。”吴睿搪塞一句,随意的打量着眼前木雕,确实还不错。

    虽谈不上栩栩如生,但也新奇有趣,在旅游时买上两个送人,或者自己收藏纪念都不错,仅仅是这份韵味就不是那些外观j美的机器制品能相比的。

    “好,你看看,有什么中意的就告诉我一声,我给你一个便宜的价格。”大娘倒是依旧不失热情。

    吴睿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就不经意的问:“大娘,你在这做生意多长时间了?”

    “已经有五年啦,自从古镇被列为名胜古迹,我就租下这大院卖纪念品,只是房租太贵,只能勉强糊口。”大娘叹息着回答道,感慨时光流逝,同时也叹息生活不易。

    “这家大院的主人是谁?”吴睿继续问。

    “”听到吴睿问起这个,大娘才感觉奇怪,游客询问生意做了几年还算是常见,但问屋主是谁却是第一次,不会也是想要租大院的吧?

    撬自己墙脚?那还得了!尤其是想到自己签下的五年合同就快到期,大娘脸脸上的警惕更甚了几分。

    吴睿一看这情况,哪里不知对方误会了,哭笑不得的解释道:“大娘你别误会,我是有一些往事要找这大院的主人,还望大娘能够帮忙联系一下。”

    “是吗?”大娘将信将疑,依然小心谨慎:“屋主很忙,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先替你转告。”

    这店铺虽然只能勉强糊口,但毕竟是一门生计,如果没了她一个老娘们还能做什么?况且还有家庭需要照顾,是以由不得她不谨慎,同时也暗暗决定,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还是尽快续约才行。

    “这”吴睿欲哭无泪,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如实相告,借助口袋的掩饰从储物戒中取出手帕,道:“这座大院可能与我的身世有关,所以还劳烦大娘帮忙联系一下大院主人,我只想问一下他一些往事。”

    “江宁古镇287号,是这里没错。”大娘也感觉自己误会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把手帕还给吴睿:“不好意思小伙子,还误会了你房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孤身老人,行动不是很方便,就不麻烦她老过来了,而且我现在实在走不开,只能给一个地址你去找一下,如果找不到可以打我电话。”

    大娘找来笔和纸给吴睿写了一个地址,还在后面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

    “谢谢大娘,我现在就过去,再见。”吴睿道谢离去,早知道如此,一开始就直问便是,哪里需要生出如此多的波折,这就叫没事找事。

    大院主人的住所离古镇不远,是一片新城,虽然没有高楼大厦,但却是成片的别墅,可见古镇的原住民都富了起来。

    “叮咚叮咚!”吴睿摁响了23栋别墅的门铃。

    “你是谁?来找谁?”内门被打开,一个保姆打扮的中年妇女出现在眼前,但她没有打开外面的保险门,看着吴睿时,目光里同样带着几分警惕。

    平日前来拜访老夫人的人不少,但个个都衣着华贵,像吴睿这般穷酸的却是少见,由不得她不警惕。

    对此吴睿丝毫没有在意,淡然一笑道:“我来找白秀珍白老夫人的,是要问一下有关二十年前的一件往事,你把这张手帕交给她,相信她能想起什么。”

    “”保姆虽然感觉奇怪,但这不是她该管的事,接过手帕就嘀咕着走了进去,等再次返回时,脸上多了一些异色,不过并未多言,只是将门打开后示意说:“老夫人让你进去。”

    .

    .(。。。)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