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神农传承者之位面诊所 > 章节目录 第96章 肥羊上门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灵园内,吴睿直接坐在奇树的树g上,树一立在他的身旁,犹如忠实的仆人。

    “树一,我不是让你照顾一下灵园么,怎么又变得乱糟糟的。”看着眼前凌乱的灵园,吴睿无奈。

    “主人,我照顾了,不过这些东西生长太快,我刚停下它们就长成这样。”树一声音干巴巴的,虽然等同于生长了四百年,但其实从拥有灵智那天算起,如今他不过开窍四天而已,如果不是魔鬼树有些许传承记忆,它想要说话都难,别说是干活。

    “呵呵也是,就算是我也没法管啊!”吴睿乐呵笑道,一日百年,一个小时就是四年多,普通药草种下去立马能够收成,可想灵园这些作物生长的速度是多么惊人,让树一独自管理还真为难他了。

    树一这家伙很闷,如果你不问他的话,他愣是不会吱声,不过位面诊所除了患者之外,一直都只有吴睿一人,现在多了一棵会说话的树,倒是给吴睿增添了不少趣味,至少能说说话、解解闷。

    事实上,就如徐曼丽所言那般,吴睿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而非看透红尘世事的老头,除了修炼、看病之外,他也会有喜怒哀乐,和常人一样需要倾诉、需要解闷。

    虽然说,树一脑袋瓜不是很灵活,但这样不是更好么?反正这丫不懂什么叫鄙夷,你跟他说什么都应是,也不怕透露心扉而被人取笑。

    这时,吴睿突然对树一问:“树一,你觉得我该不该帮帮她?”

    “主人,她是谁啊?”树一被问得莫名其妙,身上的藤条一阵舞动。

    “一个朋友,后天她就要结婚了,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吴睿望着灵园外的一片混沌空间,目光闪烁不定,犹豫之色显而易见。

    他不过刚入世历练,在此之前一直醉心医术和修炼,而今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也不该如何抉择,就如一个刚刚步入社会的青年,没有大家那般会为人处世,对事情的判断处于一个磨合期。

    有些东西不是修炼就能修出来的,不然好端端的要入世历练干嘛?如今吴睿坐拥大量灵药,如果只想要提升修为,他猛磕丹药便可。但是,心境不够,修为提高太快可不是一件好事,吴睿也正是因为深知这点,除了正常的修炼之外,并未继续服用丹药提升修为,时机不到。

    “”吴睿的问题让树一有些当机,干巴巴的思索良久才回答道:“你们人类的感情树一不懂,不过,我想既然是朋友,朋友有难自当出手相助,主人,我说的对吗?”

    “”吴睿闻言错愕,看着树一久久都说不出话。

    第二天早上,诊所照常开门营业,趁着没有患者来,春竹有意无意的来到吴睿身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小声问:“吴大夫,昨天一个晚上你去哪里啦?”

    “”吴睿表情一僵,随后没好气的道:“当然是在房间休息,你又不是没看到我上楼。”

    “是吗?”春竹却是没有那么容易糊弄,像个

    小狐狸般的笑着道:“可昨晚我随着你上楼,敲你的门怎么没有回应呢?别跟我说你躺下就睡着了,还是说,你故意不理人家的?”

    “这不是在洗澡吗?”吴睿脸不红气不喘的解释说:“你也知道,别墅的房间隔音效果很好,浴室更是密封的,听不到敲门声很正常吧?怎么昨晚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这厮在装傻充愣,春竹心中如此想道。

    “哦?是吗?”春竹似笑非笑,接着就趴在吴睿耳边小声道:“你洗澡用了多长时间?我一个小时后再去敲门,你同样没有听到哦!”

    原来,昨晚她一直感觉奇怪,睡觉前又壮着胆子上了一次楼,结果依然没有结果,心里不怀疑才怪,当时三楼静悄悄的,只能听到江边传来的风声,那可是吓得她够呛,现在心里除了怀疑之外,还憋着一股气呢!

    “一个小时后?”吴睿打着哈哈道:“你也知道,白天要连续看那么多病人,身心难免感觉有些累,所以洗完澡后,我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咦?有患者到,先别说了,赶紧出去看看吧!”

    看到诊所外开来几辆轿车,吴睿连忙打岔蒙混过关,总不能老实承认昨晚他进了位面诊所吧?

    “什么嘛!”春竹不满的嘀咕一声,但外面确实有患者赶来,也就没有再过分追究。

    停在诊所前的几辆都是豪车,吴睿还认得那商标,叫什么奔驰来着,而且扫了一眼发现,车窗的玻璃结构很坚固,比之寻常轿车玻璃坚固十倍,想必是传说的防弹轿车。由此可见,这次的来人非富即贵。

    当然,不管如何,吴睿都只是淡淡扫了一眼而已,并未亲自动身迎接,因为没有这个必要,再说,已经有冰旋和春竹出去,在他看来已经足以。

    不过,在别人心里却是不这么认为,发现神农诊所只出来两个小护士,刚从车里出来的一个雍姿贵妇立马浓眉一皱,不满的看着春竹质问:“医生呢?怎么不见医生出来?”

    “怎么说话的!”冰旋不满的小声嘀咕。

    “这”春竹眉头轻轻一锁,但她也算训练有素,而且这种人她也见过不少,当下只是笑道:“吴大夫就在里面,如果病人行动不便,我们协助”

    “谁要你们协助的?我家老爷身娇r贵,如果出点什么事,你们负责得起吗?”雍容贵妇傲慢的甩了甩手,然后也不管两护士脸色有多难看,示意随后下车的看护人员将一位老者从车里推出来。

    这老者七八十m样,此时正坐在轮椅上,还挂着吊瓶,头发已经脱光,脸色惨白得可怕,看起来奄奄一息的,眼睛半眯着,没有半分神采,真让人担忧他随时都可能会撒手人间。

    ps:感谢‘贤人闲人’大大打赏10588币币,感谢闲人大大一如既往的支持,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感谢‘小毅002’、‘2012末日的爱’各打赏100,感谢你们。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