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神农传承者之位面诊所 > 章节目录 第4章 街头冲突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鹅城中心市场上,借助通明的灯光可以看到,一行五名黑衣大汉正围在‘妙手济世’的幌子前,前方则是一名身着名贵服饰的剑眉青年,他此时正满脸关切的看着若曦,似乎很紧张若曦的身体一样。

    刘若曦看到来人,柳眉却是微不察觉的皱了皱,接着语气淡淡的问:“王封安,你怎么会到这里?”

    “呃”刘若曦的冷淡,让王封安满脸关心的表情僵在了脸上,感觉就像是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一样。当然,事实上就是冷屁股也没得他贴上去。却见他也只是微微有点不自然,接着便就恢复了阳光的笑容道:“我刚好拜访伯父,听到你身体不适的消息就急着赶来,若曦你身体没事吧?”

    看着满脸关心的王封安,刘若曦心里却是一阵不舒服,那感觉就像是厌倦、讨厌,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说起来这王封安却算是个俊才,而且对方的家势庞大,加上自家和王家也算得上是世家,按说两人门当户对,走在一起也是郎才女貌才对,但刘若曦却是感觉对方有些虚、不踏实。

    不过,现在他琳琳有礼的关心自己,刘若曦也不好拂他面子,是以出自于礼貌,她只是淡淡点头一笑道:“谢谢,不过我已经没事。”

    “谁说没事的?现在若曦正被这小郎中宰呢!”看到这王封安的出现,徐曼丽的眼中便就闪过一丝皎洁,逮住机会便就把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吴睿的身上。这小郎中竟然敢宰自己,徐曼丽对他的意见可谓不是一般的大。

    “嗯?曼丽这是怎么回事?”王封安察觉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却见他先是审视了‘妙手神医’的摊子一眼,接着就皱眉把目光投向身着唐装,留着长头发的吴睿身上,脸上一丝傲慢不由自主的泄露而去。

    作为一个富家子弟,王封安在面对若曦的时候才会表现得琳琳有礼,乃至于到了献媚的程度。但对待他人,尤其是像吴睿这一类无权无势的‘民工’,他自身那高高在上的神态便不由自主的摆出。或许,这已经成为他这一类人的习惯,或者说是本能。

    “王封安幸好你来得及时,不然我们若曦可就被人给宰了,真可怜啊!”徐曼丽忍住笑意叹息一声,接着更是添油加醋、乃至于夸大其词的将事情的经过道了一遍。当然,她并没有把刘若曦的真实病因说出,只是说是简单的肚子痛,而吴睿却是要宰一千块钱。

    瞧她那嘴巴,简直就是把吴睿说成了万恶的资本家,而刘若曦却是成了受害的可怜小羔羊,哪怕是吴睿听到她的话,也顿时愕然的张大着嘴巴,足足有个大鸭蛋那么大,而且久久都未能合上。同时他的心里也在感慨,这女人也太会忽悠了吧?

    “曼丽,你在乱说什么啊?”看到徐曼丽的煽风点火,刘若曦却是看不过去了,于是便皱着好看的眉头对她瞪了过去,接着还回头对前面的吴睿歉意一笑道:“神医对不起,曼丽x子就是这样,您别见怪。”

    “呃算了,时间已经不早,我就要收摊了,你还是付诊金吧!”本还有点不悦的吴睿,听到美女的道歉也就作罢,不过他却始终惦记着那一千块的诊金。要知道,那可是他接下来的生活费,不得不紧张。

    看到刘若曦出面解围,徐曼丽不但没有失望,反而露出了一个y谋得逞的笑容。她也算得上是个富家子弟,自然明白像王封安这种纨绔的心理。这些家伙平时就是一掷千金,自然不会在意这一千块。

    但他这种人却是非常在意脸面,更加在意刘若曦对吴睿的态度。无疑,刘若曦对他的冷漠,还有对吴睿的谦卑,这之间鲜明的对比,定然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和妒忌。

    果然,不等刘若曦准备掏钱付诊金,王封安便立马上前,用一双y森的眼睛盯着吴睿道:“小子,你居然敢乱收费,治个肚疼也敢收一千块钱。而且,你还是无证行医吧?看来鹅城还得要整改一番才行啊!”

    吴睿闻言眼睛一眯,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厉色,但很快就平稳了下来,全然无惧的瞟了他一眼,最后一抿嘴道:“别说我只收一千块钱,就算我收一万块,那也不关你的什么事,这是我和病人协商好的条款。当然,如果你真要告发我无证行医,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大可不必对我说,还有,请马上付钱!”

    “你”听到吴睿的驳斥,王封安顿时怒火攻心,他没想到,这个小小的郎中竟然敢顶撞自己。在他看来,这小子应该连忙跪地向自己求饶才对,毕竟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礼遇’。

    “王封安,我的事情不用你c手。还有,对神医你最好客气一点,这里是鹅城,而不是京城,鹅城的整改更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划脚。”看到王封安对吴睿露出了不怀好意,刘若曦的脸色也瞬间冷了下来。同时,对于他的印象更是直线下降。

    “我”王封安看到若曦愤怒的脸,顿时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对方的父亲可是鹅城市委书记,现在自己说鹅城还得要整改,岂不是间接说他老子管治不力吗?要是这话传到了他的耳边想想王封安都觉得冷汗淋漓。

    当然,这一切过错,他都归结到眼前的小郎中身上。尤其是刘若曦眼中越发明显的厌恶,更为让他心中一阵烦躁,而吴睿脸上淡淡的笑容,却是激发了他心中的一起怒火,却见他眼中闪过一丝狠戾,接着突然爆喝一声,举拳就向吴睿轰击过去。

    周围人所有人见此都为之一愣,哪怕若曦和徐曼丽也想不到,王封安居然会突然出手打人,一时间都愣在了原地,更没法及时阻止王封安的动作。

    而吴睿看着向自己挥霍过来的拳头,嘴角却是翘起了一丝嘲讽之意,一个被掏空身体的纨绔,竟然也敢对自己动手?在吴睿看来,这确实是一件可笑至极的事情。

    要知道,吴睿作为一名真正的修医者,不但医术惊人,就连实力也属于‘非人类’级别的。不但身体的速度和力量惊人,甚至还会一些匪夷所思的能力。而这王封安,吴睿一眼便能看出,这家伙早已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就连走路也一晃一晃的,但公子哥脾气却是不小。

    但在外人看来,吴睿的嘲讽却像是被吓傻了一般。不过,就当王封安的拳头接近他身体,大伙都情不自主闭上了眼睛,不忍看到他被拳头击中的时候,吴睿终于动了。

    没有任何花哨迷人的动作,吴睿的动作非常的简单,却也非常的有效。只见他不紧不慢的伸出右手,看似很慢的动作,却是j确无比的抓住了王封安‘极速’轰来的拳头,让它没法继续前进半分,被死死的定在吴睿自己的身前二十厘米处。

    就在周人众人,乃至于王封安本人都处于发愣的时候,吴睿却是再次有了动作。却见他冷哼一声,接着便突然抬脚,并直接踹向被抓住手掌的王封安腹部。

    “砰!”“啊!”

    没有夸张的倒飞出去,但王封安这公子爷,却是立马弓着身体蹲在地上,死死的捂住被踹到的腹部,脸色惨白惨白的,口中更是流出了不少的胆水,看起来模样非常的狼狈,貌似还真伤得不轻。

    看到吴睿这一连串的动作,刘若曦等人都有点晕乎乎的,显然是被他的实力震撼得不轻。而周围那五名黑衣大汉对视一眼,都看明白了同伴眼中的那丝警惕,并微不察觉的阻拦在刘若曦和徐曼丽的身前。

    也只有徐曼丽的脑子比较大条,不但没有担心或害怕,反而还激动得满脸通红的,更是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接着连看都不看地上弓着身体的王封安,然后就满脸热切的对吴睿问:“小郎中,你会武功?”

    “嗯?”吴睿有点难以适应这女人的变化,从开始的质疑,接着就是胡搅蛮缠,现在却瞬间变得很满脸的热切。难道,这就是师傅所说的女人善变吗?想到这女人三番两次的找自己麻烦,吴睿便没好气的回答道:“算是吧!”

    “哇!你居然真的会武功,而且看上去还

    不赖的样子耶。不如别在这里摆摊了,当我保镖如何?一万块钱一个月,包吃包住,五险一金,出任务的时候还有奖金。这就叫校花的贴身保镖,多么有意境啊!”吴睿不善的语气不但没有受到成效,反而让徐曼丽联想翩翩了起来,叽里呱啦的就自言自语了一大堆。

    “”周围的人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额间还掉落一滴冷汗,显然是被徐曼丽的话雷得不轻。校花的贴身保镖?这女人还真够自恋的,而且丝毫没有脸红的意思。

    但不得不说,这丫头确虽然脾气不咋地,但身材和m样却是不错,绝对是一副美人胚子。

    也只有吴睿听不明白这女人的话,至于什么校花的贴身保镖也全然听不懂。他也就一个深山野林里出来的乡巴佬,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适应都市的生活,还认知了大量的新鲜事物,这已经算是非常的不赖,哪能知道这些新潮的词语。

    不过,这工资吴睿却是听明白了,一万块钱一个月,只能感慨这女人着实败家。但要他去给一个女人当保镖,那显然是不可能滴,是以连想都不想就拒绝道:“我假假也是一个神医,一心只为悬壶济世算了,这位姑娘,还是先把诊金给结了吧!”

    徐曼丽大怒:“你”

    “曼丽别闹了神医您别见怪,这是您的诊金。”刘若曦先是佯怒着对徐曼丽喝骂一句,然后就把一打红色太宗皇帝人头钞票给吴睿递了过来。尤其是那红艳艳的伟人头像,更是令人着迷。

    “呵呵嗯?”吴睿g本就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第一时间就笑吟吟的接过了钞票。不过当到手时却意外的发现,这打钞票却是远远不止一千块,目测下大概有两千多快的样子,这是神马情况?

    人民币可爱是不假,而吴睿也喜欢这东西,不过可不能因为几千块钱就把自己卖了,这不明来路的钞票,吴睿可是不敢胡乱接受,是以便奇怪的出声问:“若曦姑娘,你这是”

    “哦,给神医造成不少的麻烦,若曦实在抱歉,多的那些就当是赔礼吧,希望神医能够收下。”刘若曦矜持一笑道,微微露出几颗小虎牙,模样很是真诚和可爱,脸上也没有丝毫打发叫花子的神情,笑得很是让人心情舒畅。

    “呵呵,既然若曦姑娘慷慨大方,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话虽如此,但吴睿却早已经将全部钞票塞进口袋里,丝毫没有要客气的意思。

    开什么玩笑,有钱谁会不要的?山里的老头打小就教导吴睿,只要不违反法律,那么有钱人的钱、还有当官的钱,千万不能嫌多,能宰多少就宰多少。而眼前这若曦虽然说是个女的,但确确实实是个有钱的主,跟她客气干啥咧?至于这样会不会有损尊严,吴睿却是连想都没想过,或者他的思想里g本就没这个观念。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规矩和原则,如果病人是穷苦人民的话,他只会意思的收点诊金,甚至可以免费替他们治疗。虽然这样会没有什么收入,但对他们医者来说,却是一份无上的功德。

    看到吴睿的举动,刘若曦脸上的笑意却是深了几分,眼中还有一丝难明的寓意。几千块钱对她来说g本就不算得上什么,只是一顿饭钱而已,如果吴睿做作不接受的话,她可能会有一些看法。而吴睿现在的表现,反而让她觉得非常的真诚。

    当然,不是她傻,暴发户心理,因为她感觉吴睿所言不差,经过刚才的针灸,她清晰的感觉得到身体的舒服,就如吴睿所说那样,这次的治疗绝对值这个价。

    而就在这时,一直蹲在地上的王封安也逐渐缓过气来,不过眼中却是怨毒无比,艰难的站起来后,当即恨恨的对旁边五名大汉嘶吼着命令道:“你们给我把这小子抓起来,给我废了他!”

    五名黑衣大汉闻言皱了皱眉,却始终无动于衷。他们虽然不敢对王封安放肆,但那是因为他是老板客人的原因,却不是他王封安的狗腿子,自然不会理会他的命令。而且说,小姐对这郎中的态度非常的好,如果他们出手的话,不是傻x找骂吗?

    果然,前面的刘若曦闻言脸色瞬间就y沉了下来,冷冷的看着他警告道:“王封安,这里不是京城,你最好别在这里为所欲为,不然不要怪我大嘴巴向王叔报告。”

    然而,刘若曦的警告却是彻底激怒了这纨绔,却见他的眼睛刹那间就红了,涨起脖子就像是个眼镜蛇一样,最后更是嘶吼道:“刘若曦,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一个江湖郎中跟我横,我要”

    “你要干嘛?”不等他把话说完,刘若曦便就冷眼看着他问,声音中的冷意又多了几分。而在心里,刘若曦也是失望无比,曾经虽然不喜欢这纨绔,但印象却还算不错,毕竟对方在她面前一直人m狗样的。

    今日所见,却是推翻了心中的看法,显然对方以前在自己面前的所作所为,竟然都只是在演戏,如今被事情这一刺激就露出了本x,纨绔本x!

    “我”王封安本来是想说两句狠话的,但却突然想起,对方的家世不比自己弱,而且这里还是别人的地盘。尤其是那句‘向王叔汇报’,更是让王封安忌惮无比,如果今天的所作所为传到自己父亲耳里,那自己还真吃不着兜着走。

    不过,今天的憋屈却是让他很不甘心,于是便用怨毒的眼神直瞪着吴睿,看他那表情,似乎是吴睿睡了他老婆一样。如果不是忌惮吴睿的实力,他早就亲自动!

    对此,吴睿直接给予无视,既然已经收到了钱,自然也不必再跟这群官二代、富二代纠缠下去,于是便出声道:“时间已经不早,诸位请自便,在下准备收摊了。”

    看到吴睿已经出声送客,加上时间确实不早了,刘若曦自然也不再滞留在此,便对吴睿矜持一笑便主动告别:“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再叨扰,神医再见。”

    言毕,在一众保镖的护送下,若曦便带着徐曼丽上了路边的一辆奔驰。而王封安最后狠狠的看了吴睿一眼,眼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也在黑衣大汉的指引下上了另一辆车。但看他那表情,似乎已经惦记上了吴睿,大有此事没完的意思。

    不过,就在吴睿以为她们就要离开的时候,那徐曼丽却是突然从车里走了下来,并径直的小跑到吴睿的身边,红着脸的问:“小郎中,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按说,徐曼丽问这话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要交换电话号码的意思。可吴睿刚出现代社会,自然有点不解风情,加上对这女人的印象不是很好,却是没好气的问:“你要我电话号码干嘛?”

    “你”徐曼丽脸色一僵,似乎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主动向男人索要电话,竟然会遭到这样的待遇,不过,尽管在心里暗骂,但她还是皮笑r不笑的道:“小郎中你也知道,我们女人嘛,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的,而你治妇科那么厉害,我可能还得要向你讨教一些问题呢!”

    吴睿脸色一黑,感情这女人竟然把自己当成了妇科医生,于是便黑着脸的道:“我没电话。”

    言毕,吴睿便就转身自顾自的整理自己的摊位。事实上,他并没有骗徐曼丽,吴睿现在还真的没有手机,他在鹅城就认识陈老头一人,g本就用不着什么电话。

    “你”徐曼丽的脸色一黑,显然没想到自己都已经赔笑了,这小郎中还不识好歹。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美女吧,难不能这家伙是太监不成?徐曼丽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着。

    但她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收起,接着就蹬蹬瞪的跑回车子里,很快又拿着一张白色的名片小跑回来,并直接c到吴睿的口袋里道:“这是我的电话,记得买了手机就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拜拜,小郎中,咯咯”

    言毕,徐曼丽也不管吴睿会有什么表情,咯咯的笑着就走回了车子,随着砰一声车门被关,一行豪车相继驶离中心市场,只留下一片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