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修真民工 > 章节目录 第268章 过水大桥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叶风笑了笑,刚想跟这个老头儿说两句客气话,这时候办公室的门推开了,走进来两个女人,一个是年龄大约在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另一个则是一个很年轻漂亮的女郎。

    二女见到叶风,均是眉头一皱。

    还是好八卦的老头儿及时将叶风介绍给了她们。

    老头儿指着中年妇女介绍道:“小叶,这位叫王小红,你叫她王大姐就成,年轻漂亮的这位叫李娇,你叫他小李就行,地方站办公室全体人员加起来就是我们三个,怎么样,队伍很壮大吧。哦,忘了介绍我自己了,我叫李俊生,你叫我李哥就成。千万别叫我李叔,我还年轻着呢。”

    之后李俊生又将叶风介绍给了王小红和李娇。

    果然,王小红和李娇脸色立马就变了,态度也变得很客气,尤其是王小红,还主动给叶风续满了一杯热水。

    叶风此时也懒得跟这几个人解释什么了,以后跟他们就是同事了,叶风也客气的主动将自己的情况介绍了一些,比如毕业于哪个专业,现在明珠市暂住等等。

    之后与办公室的这三位闲聊了一会儿,过程中哪个叫李娇的美女一直以大家都是年轻人的藉口跟叶风主动套近乎,而且时不时的还给叶风抛几个媚眼儿,看起来很开放很风骚的样子。

    叶风如今的审美观已经被秦嫣、吴杏花和林清音等人养的刁的不能再刁了,眼前这个妙龄女郎虽然长得不错。但是跟秦嫣她们相比还差的不少,更是没法和林清音、戴娆那种超一流美女相比。所以李娇虽然一直在跟叶风抛媚眼儿,但叶风却一次也不接招儿。

    到最后,李娇有些撅嘴了,很明显她已经感觉到叶风似乎对她没什么兴趣。

    在李娇心里,叶风既然能够挤走局一把手的侄子,那就足以说明叶风是一个很有背景的人,现如今地方公路站里,自己可是最年轻漂亮的一个。而且叶风看起来也不像是结婚的样子,所以李娇就想跟叶风好好套套近乎,说不定能将叶风这只金g给吊住。

    可惜,叶风丝毫都不领她的“情意”。

    大概聊了差不多半个多钟头之后,办公室的电话响了,王小红一看,嘘声道:“行了。安静点,老板打来的。”

    王小红口中的老板,指的就是地方公路站的一把手,站长何明贵。

    接完电话后,王小红宣布道:“老板说了,十分钟后全体到会议室开会。办公室负责通知,小叶你也去,我看这会八成就是你的介绍欢迎会。”

    之后李娇一一给各科室打了电话,十分钟后,叶风与三人一同去了七楼最里侧的大会议室。

    站在何明贵主持了会议。会上只说了两件事,第一件自然是将叶风介绍给大家。顺便将叶风目前需要市里、站里两头跑,上班时间可能不大固定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第二件事则是与工作有关,责令分管工程的副站长马军继续配合局里的同志解决‘过水大桥’工地的问题,区委区政府已经下了死命令,要求局里一周之内必须解决工地的遗留问题,否则会对所有相关领导进行严肃追责。

    会议开了不到十分钟,何明贵就宣布散会。

    会后,叶风现在的“直管领导”主管工程的马军,将叶风叫进了他的办公室,很客气的请叶风坐下,递给叶风一g烟,笑道:“小叶啊,按理说你刚来,本来应该让你在机关先熟悉几天后再上手做具体工作的,可是刚才你也听到何站长在会上说的话了,‘过水大桥’的遗留问题是咱们站现在的头等大事,亟待解决,否则的话,局里从上到下恐怕都得吃不了兜着走,目前这些遗留问题已经解决了一大部分,但还剩下一些尾巴没有扫干净,过水大桥的工地现场还有少部分工人始终不肯撤场,咱们的人去了一趟又一趟,他们就是不肯撤离,去的多了他们干脆就连人也不见了,甚至还对我们的人动手动脚的,我考虑着你刚来,面生,所以我想带你去一趟过水大桥工地,交给你一份简单的任务。”

    叶风听的有些迷糊,什么过水大桥,什么遗留问题,还有什么交给他一个简单任务,到底是怎么回事,他g本不明白。

    马军看到叶风的表情,解释道:“哦,是这样的,过水大桥一项大桥新建工程,也是区委区政府重点督办的重项工程,过水是一个地方,是明珠市与南邻的徽省交界处的一个小乡镇,与我们下浦区之间隔着一条很宽的内河,之所以要在这里建一

    座大桥,是因为我们与过水镇隔河相望,在整个明珠与徽省之间的这条长长的内河河道上,我们下浦这里与徽省的过水镇之间的距离是最近的,这座大桥建成之后,将极大的缩短从明珠到徽省的时间和距离,所以不止是我们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就连市里和对面过水镇所属的吴江市也十分的重视,整个大桥工程耗时近两年,已于上个月末竣工通过验收,并于这个月初正是通车了。”

    说到这里,马军缓了口气,又点燃了一g烟,才接着道:“工程虽然已经建成并通车,但后续遗留问题却很多,因为过水大桥的特殊地理位置,所以承建这座大桥的单位涉及面很广,工程的投资主要是由对面的吴江市好我们下浦区承担,但也涉及到一些自筹部分,这部分自筹资金主要是过水镇镇政府承担,中标承建过水大桥建设的公司是我们下浦区的一家道桥公司,但监理单位却是吴江市的,至于我们下浦区交通局,主要是由我们地方公路站牵头,负责对过水大桥修建的技术指导和质量监督工作,总之,这个大桥牵扯到两个城市、一个区、一个乡镇、数个沿河村落以及一家道桥公司和监理公司。”

    “大桥建到尾期时,资金出现了断裂,没办法,限于各方面的压力,这部分后续资金便由我们区政府和我们区交通局进行了垫付,但更大的问题是,工程全部完工并通过验收后,道桥公司和监理公司却来找我们区好我们局来要钱来了,吴江市那边说他们财政吃紧,无力承担这部分钱,这不是扯淡么,大桥建成之后,最最受益的,就是他们吴江市和过水镇,为这事儿,区里、局里和我们站上跟他们扯皮了好久,最后不管怎么样吧,从大局考虑,最终拖欠道桥公司和监理公司的那部分尾款由我们跟他们共同平分承担了。”

    听到这里,叶风c口问道:“这个大桥工程开建之前,难道没有做详细的预算么,尤其是涉及专项资金的大工程,一般是不可能出现这种资金断裂的严重问题的。”

    叶风以往在楼盘工地打工过程中也积累了一些见历,对于这种涉及大笔资金的大工程,他知道一般都会有着周密的预算和严格的资金管理程序,几乎很少出现这种资金尾期断裂现象。

    马军压低声音道:“恩,你要问我这个,我就没法儿明确回答你了,你刚从学校硕士毕业没多久,可能对这个社会还不是太了解,这种涉及多个单位、部门乃至政府层面的东西,里面自然有着各种猫腻,尤其是这种涉及上亿资金的大工程,随便有些权势人物从中小动几下,就能吃个满嘴流油,这样的利害权势人物有一两个可能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毕竟他们的吃相也不会太难看,但是过水大桥因为涉及太多层面了,所以涉及到的相关管理层和人员也会更多,这个吃一口,那个吃一口,到最后必然就会出现这种现象了,总而言之一句话,如果连负责监管资金的那些单位、部门和人员都忍不住要要吃一两口,你可以想象,这块肥r最终会经过多少人的嘴,但最后因为涉及太多的利益关系和层面,上面总会有人在关键时刻把这件事给及时浇灭,这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虽然因为这件事扯皮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最终说解决还不是马上解决了。”

    叶风又道:“照你这么说,这件事不是已经解决了么?那我们现在过去还要做什么?”

    马军皱眉道:“主要问题是解决了,但次要问题还没彻底解决呢,建设这项工程的大部分工人都是负责工程承建的道桥公司的人,但是也有小部分人是后来临时从社会上招聘的短期工,主要负责工程土方拉运,总之是一件不需要什么技术的苦力活儿,工程结束之后,道桥公司的那些人自然由道桥公司负责工资结算,但这些临时聘请的苦力工却被晾在了一边,道桥公司说这些人的工钱应该由吴江市市政府、吴江市交通局、过水镇镇政府以及我们下浦区区政府以及我们交通局联合负责承担,而我们这边的政府和局里却说这些人的工资其实早就已经做到工程预算里了,属于工程建设资金的一部分,而这部分资金,工程建委会领导小组办公室早已将其拨给道桥公司了。”

    “总之这又是一个说不清要扯皮很久的问题,扯皮不要紧,关键是大桥都已经通车了,过不了多久,明珠市的一些重要领导和对面徽省的一些省委领导就会亲自视察过水大桥,可是在大桥两端,那些负责土方拉运的苦力工却始终留驻在工地不肯撤离,一天不将工钱给他们结清,他们就绝不会离开工地一步。”(。。。)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