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修真民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少女小爱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叶兄弟,这几十年来,我天天在生意场上打转,几乎已经忘记了一个人应有本份与良知,我虽然可怜那个女孩儿,但我却不可能像你一样实实在在的去帮她,这一点,我真的很佩服兄弟你,好,我可以告诉你,那个人叫赵虎,是明珠市最大的集团顾氏集团的高管之一,顾正阳你应该听说过吧,明珠首富,在全国也是有名的,顾正阳的顾氏集团名下有很多产业,赵虎是他最得力的左膀右臂之一,赵虎的x格据说很怪,没有太多的爱好,但唯独爱好玉石,对赌石也很是j通,金石阁每年的赌石大会,他都会来参加,陈兄弟你如果想要去找他,可以去桥东内陆一号港口的乔氏物流公司总部,但想要见到他本人恐怕很难,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他的爱好,我这么说,兄弟你应该明白其中的意思吧。”

    叶风沉默了一会儿,笑着向王老板点了点头,虽然看不惯他刚才脚踹那少女的行径,但总体而言,这个王老板还算不上坏。

    王老板客气的将压在羊脂玉下的百万支票交给了叶风,又回到办公台另开了一张六十万的支票,也交给了叶风,叹道:“兄弟,这张支票你帮我交给这女孩儿,让她务必接受,关于她父亲的事,多少与我有些关系,其实说句实话,像她父亲那样的赌痴,早晚都得出事儿,这次不幸碰到了赵虎,也怪他命不好,叶兄弟为人义气仗义,希望在你的帮助之下,那女孩儿的父亲能被放出来。”

    叶风收了支票,道了声谢。带着那哑女,离开了金石阁。

    少女的父亲得罪了顾正阳下面的一个高管,那么这件事解决起来对叶风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了,他不需要跟顾正阳去说。他只需告诉顾念就可以了。

    明天他就要去京城了,走之前再帮这少女一步,剩下的事,就让顾念陪着这少女去完成吧。

    少女跟在叶风的身后,脚步紧随却始终不敢平行,对于叶风。少女心中装满了忐忑,这个陌生的男人真的是真心帮助自己的么?但到了眼下这个境地,叶风那句“我会帮你”的分量无异于一g救命稻草般,能抓住就绝不会放开。

    “你家在哪里?”叶风回头问了一句,但马上又反应了过来,这少女是聋哑人。自己的话她怎么能听得到。

    可少女却朝他点点头,抬手指了指北边的方向,又指了指自己的脚。

    叶风明白了过来,少女的意思是,她的家离这里应该不远,走路就会到。

    果然,在少女的引领下。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便来到了少女的家。这是一家门面很小的玉石店,店门上房的牌匾已经显得有些清灰,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

    小店坐落的位置在一条临街巷子的中央,位置不算好,至少是比不过赵彩萍家的店面位置,除非有人进来,否则很难在主街上看到这家玉石店。

    进了店,前厅是一排玻璃面儿柜台,其中大半截都已经被砸碎了。柜台里并没见到什么玉石,绕过柜台则是一个小门,少女带着叶风穿门而过,后面竟然是一处小院房。

    这小院房面积不大,但清理的很是干净。院子两侧还摆满了花草,一间主房,还有一侧厨房,这就是少女的家。

    少女将叶风引进了屋里,给叶风倒了一杯水,又从柜子里翻出了一盒烟,打开掏出一g,递给叶风,又找到火机想要给叶风点上,但打了两下却没有打着。

    少女怯生生的看着叶风,有些不知所措。

    叶风接过了打火机,点燃了烟,看着少女家狭小而又略显简朴的家,心中突然泛起一股莫名的酸意。

    生活在大城市,经营着这档可能g本就赚不了多少钱的小店,可能不会多苦,但绝对不会富裕,大城市里的小人物,论生活质量和生活情趣,或许还比不上老家陈家沟的人过的惬意。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若能平平淡淡无波无澜的过下去,在平凡的日子里偶尔点缀些小人物的爱恨情仇,也算人生中的另一种圆满,可惜少女的父亲偏偏被赌石迷了心窍,一个不慎的冒险,便让这种平淡的幸福轰然崩塌。

    顾不得有太多的感慨,叶风当下紧要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之所以来这里,是为了能与这少女多做些交流,然后将那六十万的支票交给她,并且提醒她尽快将她父亲欠下的钱先还回去。

    但叶风不懂手语,与这少女交流起来会有困难。可接下来少女的举动却令他没了这种忧虑。

    少女取出了纸和笔,展开在桌子上,写了一行字迹极为工整清秀的小字:“叶大哥,我虽然听不见,不会说,但是我可以读唇,只要你对着我开口说普通话,我就能看的明白,我以前出去,总会带着笔和纸,就是为了与人交流方便。”

    叶风笑笑,如此一来,虽然与她交流起来还是不太方便,但总算可以交流了。

    “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在纸上写了三个字:“聂小爱”。

    “你是聂小倩的妹妹么?”叶风开玩笑道。

    少女聂小爱终于笑了。

    “你爸爸叫什么,现在被关在那里,受理他这件案子的法院是哪家?”叶风又问了三个问题。

    “我爸爸叫王发,现羁押在铜城区公安分局,公诉和受理法院都是铜城区法院。”

    “王发,你爸爸不姓聂么?”

    聂小爱没有回答叶风这句话,沉默了下来,没有做任何解释。

    叶风没有再追问,她既然不愿意回答,自然会有她自己的理由,这世上很多事情有时候也绝非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小爱,这张支票你收好,随时可以去银行把钱取出来。到时候把你爸爸的钱都还上,这件事是你首先应该要做的,至于你爸爸,你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让送你爸爸进去的那个人亲自去将他接出来的,他很快就会出来与你相聚,我明天就要离开明珠了,但是明天上午我会跟你再次会和,到时候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接下来的事情。她会替我帮你完成的,你放心好了。”

    聂小爱不住的点头,用笔在纸上连着写了几个谢谢。

    “不用谢,今天早点休息,明天上午八点半,咱们金石阁门口见。”

    告别聂小爱。回到石门小区后,叶风给顾念打了个电话,说了说聂小爱父女的事情,让顾念明天也到金石阁去,把这场戏继续到底。

    顾念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而且很是高兴兴奋,父亲恢复健康后。她肩上的胆子已经小了很多,以她在顾氏的身份,帮聂小爱不过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可正如叶风说的一样,那样解决没什么意思,不如陪着那个女孩儿继续演下去。

    第二天上午,叶风、顾念和聂小爱在金石阁门口会和,介绍顾念和聂小爱认识之后,顾念登时也对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哑巴少女充满了怜爱。

    “叶风,你打算怎么继续下去?”顾念向叶风问道。

    “很简单。我要让赵虎这位大高管主动面见小爱,就只能有一个方法,这个方法直接,也很投其所好,那就是找一件足以引起巨大兴趣的宝贝作为筹码。然后你让小爱带着这件筹码去见他,如果他这个人还不错,自然知道该如何对小爱及小爱的父亲,如果他这个不行,那么你正好也借此机会清除你父亲身边那些老蛀虫了,这

    些事情,我就不管了,交给你你去处理,小爱今后的生活安排,你也要多照顾。”

    是的,叶风之所以今天上午再来一趟金石阁,是要找一件筹码,一件可以让赵虎产生兴趣的筹码。

    顾念连连点头答应,她今天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赌石的地方,看起来也很是兴奋。

    有些翡翠原石,即便切开了一个窗口,也是很难判断其真正价值的,但这个窗口给与赌石者的某些信息又令人痒痒,即不敢继续大赌,也不舍轻易放弃,尤其是对于一些行家高手来说,一个模棱两可或许会极具价值又或许一文不值的原石才是这些人最为感兴趣的。

    叶风今天来金石阁就是为了挑出这么一块石头来,要找出这么一块石头是很耗时间的,想要让赵虎对这样的原石感兴趣,就必须要找到最具赌石价值又最难让人难以琢磨和定价的原石来。

    叶风在自由区转了两圈,只是观察,他首先要过一遍所有档口里面翡翠原石的外壳。

    翡翠原石按外表来分,共有十种:

    一、按皮壳的颗粒分:chu皮、细皮、腊皮等。

    二、按皮壳的颜色分:红色、黄色、白色、锈色、黑色和灰色等。

    三、按皮壳的外表特征分:沙皮、腊皮、锈皮和油x皮等。

    四、chu皮:颗粒较chu,即chu沙皮。往往皮壳较厚,也较风化。

    五、沙皮:有黄盐沙皮、白盐沙皮、黑乌沙皮、水西沙皮、杨梅沙皮、黄梨皮笋衣皮和褐色皮等。

    六、腊皮:有灰腊皮、黑腊皮、油腊皮和干腊皮等。

    七、红黄皮:有红皮、红黄皮、黄皮、橙黄皮和黄沙皮等。

    八、锈皮:有铁锈皮、铁沙皮和黄梨锈皮等。

    九、乌沙皮:有黑乌沙皮、灰黑乌沙皮、干黑乌沙皮和深灰蓝黑乌沙皮等。

    十、、白盐沙皮:又分两类,一类是较均匀的白细沙皮,另一类是凹凸不平的白沙皮。

    分析赌石的皮壳和预测皮壳下内部玉质颜色的变化,是翡翠赌石的首要环节。所以,赌石就必须要了解皮壳的种类。

    叶风转了两圈,却再也无法找到像王老板所说的那种老坑玻璃种。但是蛋清(芙蓉)、干清、豆种、金丝种、白地青、花青、油青、马牙种、翡、春、蓝花、黑等特征类型的翡翠原石倒有不少,虽然其中也有不少有价值的,但是还不足以让那个赵虎产生兴趣。

    无奈之下,叶风只能继续不厌其烦的寻找下去。聂小爱一直跟在他身边,虽然疑惑叶风为什么要在这个令她几乎失去父亲的地方转来转去。却也不敢多问什么。而顾念跟在叶风身边,则纯粹是为了参观体验这种她从未体验过的生活。

    叶风转第三遍的时候,发现了一处之前没有注意到的坐落在自由区最里端拐角处的一家原石档口,档口外堆满了杂物,可能店主老板正在收拾东西。所以不细看还真不好发现。

    档口外的宣传牌上写着几行小字诗:“疯子买、疯子卖,另一个疯子在等待,三个疯子想发财,一刀切下是灰白,三个疯子哭起来,一刀切下是绿白。三个疯子笑起来,一刀切下是满绿,没有白,三个疯子打起来。”

    叶风莞尔一笑,这首诗表达的含义,的确有那么几分道理。

    叶风和顾念、聂小爱刚刚进去。却见里面有人正在赌石,一个中年男人的顾客手里捧着着一块很长很chu足有一米多长外表看上去像是木头的原石跟店老板交谈着。此外还有几个临散的顾客在一旁围观着。

    那赌客一脸急切诚恳的神色,道:“老板,我只是差了一万块而已,你就把这块原石给我吧,我当场验货,如果赌赢了。我两倍给你钱,为了赌石,我准备了两年时间,看了大量的玉石书籍,去云南边境实地考察了三次,今天攒够了钱,好不容易在你这里选中这一块硅化玉,你就通融下给我吧。”

    老板面露难色,道:“先生,赌石的规矩你不明白吗。真正的赌石,不是明拍,而是暗标。卖主把石头放在中间,给每个买主一个信封,买主各写各的价格。谁的价格高就卖给谁。现场非常很安静,不能交头接耳,也不能问东问西。赌石如赌命,不允许有人打搅,必须等第一个人看完了,才能换第二个人看,规矩非常严。还有,赌石是绝对不能赖账的,出了价,就一定要买。所以,未看买,先看卖,你本钱不够,若最后赌赢了,这笔帐该如何算啊。”

    这老板说的倒也有道理。

    那赌客突然闭上了眼,半天后猛地睁开眼,从怀里掏出一件物事,用红布包裹着,他慢慢打了开来,却是一个古色的玉佩,虽然不是很珍贵那种,但价值肯定要在一万块以上。

    赌客将那玉佩给了老板,狠声道:“这一次我说什么也要赌了,我拿这块玉佩作抵押,这可是我年轻时给我老婆的最贵彩礼,这麽多年了,一直都跟着我们,这一下我的诚意够了吧。”

    老板接过玉佩,犹豫半晌,终是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

    叶风看了看那赌客手中的原石,心中已经有底,接下来发动天眼术又仔细往深处看了看,心中登时狂喜,这赌客所相中的这块原石,正是他这次苦苦寻找的目标。

    为了看到最清楚,确认自己的天眼术绝对无误,叶风紧接着配合神识进行了反复探查,确实是没看错。

    这赌客手中的原石是一块硅化玉,硅化玉又叫树化玉,是一种木化石,由亿万年前的树木、经过地壳运动演变而来,是不可再生资源,具有较高的考古价值和民间收藏价值,是缅甸开发出来的一种古董级矿产,升值潜力巨大。从普通爱好者的角度看,硅化玉也比翡翠更讨人喜欢。因为它保留了树木的原生态,有树干、树杈、树枝、树结、树g、树皮、树纹、疙瘩、蛀孔、年轮、风蚀、等等;与g雕一样,形状越奇越好。远看似木,近看如石,质地细腻,色泽透亮,宛如一件艺术品。

    这赌客手中的这块硅化玉原石真正的价值部分埋藏的非常非常深刻,如果叶风只有神识感应而没有天眼术那种可以将其直观地尽落眼底的话,g本不可能看出其真正价值来,这块硅化玉原石,真正的价值可能要达到近亿。

    叶风的心跳了一下,这块硅化玉原石,绝对是一块无价之宝。

    这玩意很快就要落到自己手里了,自己很快就会多出近亿资产,赌石确实是一种可以让人快速爆发的事情啊。

    即便很快他会将其送给小爱作为见到赵虎的敲门砖,可是有顾念在,这玩意儿赵虎敢要么?有哪个命要么?

    那位赌客楞楞的盯着那块原石看了很久很久,最后才让切工取了过去,接下来,就是开石验货的关键时刻了。

    从外观来开,从这块硅化玉原石皮壳上看,没什么异样。当开窗的时候,不仅那位赌客紧张,他旁边的观者还有老板包括叶风在内的所有人都有些紧张,甚至有两个旁观者都劝那赌客回避一下,因为没有几个赌石人的心脏、能够承受现场验证之后、那巨大的悲喜冲击。那赌客低吼了两声,自恃自己曾经当过兵,也曾经在生死线上讨过生活,没有什么他承受不了的打击;他谢绝了旁观者的好意,坚持站在那里,等待改变命运的那一时刻。(。。。)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