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修真民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连中!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旁边的王老板愣了,以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陈扬,陈扬明白他眼神中所透出的意思,在他眼里,自己g本不可能帮到那少女。

    蜷缩着的少女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口中啊啊出声,双手不住的比划着。

    陈扬不懂手语,但他可以从这少女的表情上看出来,她似乎听懂了自己刚才的话,却又不敢相信。

    “我说,我会帮你。”陈扬又重复了一句,尽管知道这少女可能g本就听不到他的话,但他还是说很大声。

    少女的眼泪扑簌而下,她突然给陈扬再次跪了下来,不住的磕头。

    陈扬强行将她扶了起来,道:“不要再作践你自己的尊严,这世上有些事情不是靠出卖尊严就能换回来的,明白么?”

    少女点点头,抹了抹眼泪,不再哭泣。

    王老板如释重负,看着陈扬的眼光也有了变化,一半赞叹一半鄙夷,不管怎么说这个看上去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的青年敢于对这个少女许下这样一份承诺绝对是要比他强的,但另一方面,这样的承诺由这样的一个青年说出来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些**蛋碰石头的牵强之感。

    陈扬转向王老板,问道:“那一块被她父亲砸毁的翡翠现在市值多少钱?按最高的说。”

    王老板瞅着陈扬,突然有一种想笑却笑不出来的感觉,如果之前觉得这青年还有些年少义气的话,现在则是有些轻狂了,此时在王老板眼里,陈扬如果不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物,那么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相比而言,后者的形象似乎与陈扬更为贴切一些。

    “我那块翡翠如果经过雕刻高手的加工雕刻,市值可以买到一千一到一千二百万之间。”

    陈扬沉默了下来,一千多万,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即便让秦可心或者李静来拿这笔钱,恐怕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这么多现金,更何况,陈扬也不想在这种事儿上麻烦自己的女人。

    “老板,你把你这里的料石都拿出来,我要从你这里买几块。”

    “好。除了展示台里的,我后面库里还有,我全给你拿出来。”王老板马上恢复了生意人的本色,不管他对陈扬的身份是诧异也好还是怀疑也好,都不会影响到他做生意。

    陈扬嗯了一声,先是将那哑巴少女扶到了一旁的座椅上。朝她点点头,笑道:“你坐在这儿等我一会儿

    少女的身体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跪着的缘故还是心情激动的原因,有些发抖,但她很听叶风的话,坐了下来,向叶风点了点头。

    来到那王老板档口的展示台前,发动天眼术将上面所有摆放着的原石毛料全部看了一遍。叶风心里已经有了底儿。

    对于赌石,叶风从来没有赌过,但是他的工友却有对此钻研的,莫说工友,他的工头杜立军就是其中的痴,所以耳濡目染,他也了解了不少。

    一块未经开窗的翡翠原石,除了形状和重量外谁也说不清里面是什么,唯有切割剖开才有真实的结论,经常赌石的高手凭着自己的经验。依据皮壳上的表现,反复进行猜测和判断,估算出价格。买回来可能一刀剖开里边色好水足,顿时价值成百上千万,也有可能里边无色无水。瞬间变得一文不值,这就是赌石的风险。

    衡量一块翡翠的品质,说起来也很简单。第一是其硬度和密度,翡翠的硬度很高,一般要达到摩氏7度,玉石界的行话叫作好,就是硬度高。好的翡翠与金钢石的硬度相差无几。其次是透明度,行话称其为“水头”,通透度越高,品质越高。极品翡翠像玻璃一样,玉石界称其为玻璃底。

    若表皮一点绿的显示都没有,只见开口处的绿,则它的价格应低于实价。

    叶风将王老板档口展示台上的翡翠毛料扫了一遍,发觉他这里确实有几块成色很好的原石,他脸上不动声色,王老板在旁边也犯着嘀咕,之前说会将库里的原石统统都拿出来,但终究还是没动。他还是有些小瞧叶风,认为他不可能有多么高的赌石眼色和能力。

    叶风其实不想大赌,以小博大,循序渐进,由低到高。

    王老板档口里的翡翠原石以chu皮的居多,细皮和蜡皮的相对较少,干清、豆种、金丝种、白地青、花青、油青、马牙种各有一二。(百美夜行)

    叶风先挑选出一种有种无色的翡翠,有种无色是指颜色少、色淡或无色,透明或半透明,质地细腻的玉石。表面可见个别纤维状的硬玉矿物。其内部无杂质、棉绺。石花较少,击之声音清脆似金属。

    这样的原料若是够大的话,一般都用来做成手镯,手镯表现为清澈透明。水清地好。佩戴在手上给人冰清玉洁的感觉。块体大的较稀少,属高档次,成品价格一般在5万到15万之间。

    王老板这里正好有一块较大的。料石的赌价应该在一万五到两万之间。

    叶风选中这块石头后,王老板要价一万七,他原本以为叶风既然能口出狂言要为那位哑巴少女打不平,至少也应该是一个多少有些家底儿的主儿,可叶风一开口只赌了个一万七的料石,这让王老板对他本有的好感瞬间便降了下来,一万七的开赌价在金石阁的自由区算是最低等的,很多档口老板即便做这样的赌石交易也要提量,也就是即卖就卖好几块,但叶风却只是要一块。

    王老板许多天没开张,也索x认了,收钱交石,交易完成。

    这时候叶风却提出,要现场验货。

    现场验货是赌石交易中的常事,通常在验货的过程中还会产生第二次、第三次的赌石,如果老板觉得石头成色好,会翻倍开价收回。买家若不敢赌,回头开石后发现成色极差,则悔之晚矣。

    叶风提出当场切石验货,这在金石阁也是常事。

    一刀切下去,王老板登时就直了眼。这块原石若做成手镯,至少可以做三个,且成色不错,市值应该在十万元以上,叶风的第一赌,大胜。

    但叶风此时却做出了一件非常之举。他看着这块原石,不住的摇头,叹道:“王老板,看来我还是有些走眼,这块料石,市值最多十来万

    王老板不明其意。试探x问道:“叶兄弟难道不喜欢这块石头么?”见识到叶风的赌石眼光之后,王老板已经对叶风改了称呼。

    “不错,王老板,这块料石只有在j细加工后才能卖出去,而且还要等上一段时间

    王老板心中一跳,道:“叶兄弟,我看这样吧。你若是不太喜欢,我便以十万折半的价格再收回来,你觉得怎么样?”

    “好“叶风回答的很干脆。

    王老板当即付钱,心中只觉得叶风傻,这块料石加工后以成品手镯出卖,至少也得赚十二三万,虽然要等一段加工的时间,但价值摆在那里,叶风嫌等待时间长,不是急需用钱就是发傻。这个便宜,等于让自己白白占了。

    叶风收好王老板所给的五万块,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哑女,面无表情的开始进行第二轮的赌石。

    这一次,叶风挑中了一块红翡。这块红翡原石的外壳很是chu糙,而且厚度不小,如果自己不是身负视觉异能,g本就不敢选择这块红翡。

    王老板对这块原石的开口价为五万,叶风手里的钱刚刚够,这也是他预料之内的,这块外形看上去较为普通的原石,一般

    的赌石人很难靠外观判断到其内部的价值。

    叶风还是要求当场切石验货。

    第一刀下去,露出来的是浆石,第二刀下去,依旧是浆石。

    王老板连连摇头,赌石就是如此,一个判断失误,可能就会让你赔个j光。

    第三刀,叶风指定了切口处,刀工一下手,切出了一个小窗口,露出了里面的亮红翡r。

    王老板瞪大了眼,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他现在已经看出来了,这块外貌普通的料石竟然内藏金玉,叶风这次赌石,并不是靠眼光,而是完全凭运气。

    王老板是懂翡翠的行家,他自然知道这块内含亮红翡的石头的价值。古人认为红色翡玉代表了吉祥如意,红色玉甚至被人说成是经过陪葬后,浸透人血而成,当然这是不科学的。正因为这种迷信色彩,反而加重了红色翡翠的需求,在古时红色翡的价钱就很高。其实红翡的颜色是次生形成的一种颜色,分布于风化表层之下或沿翡翠原石裂隙分布,为铁矿物浸染而形成的颜色,产于缅甸老场区和大马坎场区。红翡可分为三种:亮红、暗红与褐红,亮红也称为“冠红”,为红翡中的上品,暗红次之,褐红则为下品。亮红色的红翡很少见,可遇而不可求,价格极高,市值至少也在百万元以上。

    叶风以五万元的本钱博出了一块至少百万元以上的亮红翡来,这由不得王老板不惊异敬佩,此时他看着叶风的眼光,已经完全没有了疑惑和小视,而是充满了欣赏和敬佩。

    可叶风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王老板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王老板,这块亮红翡,我还是不太满意

    王老板此时有些琢磨不透眼前这个年轻人了,这么好的一块石头,他居然还是不喜欢,那么价值几何的石头才能使他称心如意呢?难道也要像那哑女的父亲一样,挑出一块极其罕见的老坑玻璃种才行么?可就算他这么想,我这店里怎么有可能出现第二块老坑玻璃种的料石呢。

    “叶兄弟,这块石头已经不错了,你可以收手了,年轻人就怕收不住手啊,再赌下去,恐怕就要乐极生悲了

    “王老板,不急,这块亮红翡,我不打算拿走,你出个价,把他收回去吧

    王老板眼神发直,半晌后才回过神来,颤声道:“叶兄弟,这块这块石头。你你真不打算要?你不要让我收回来,按规矩我可是要降价的,你真的这么决定了么?”

    叶风点头道:“这样吧,这块亮红翡属于极其少见的上品,王老板。你估个价,市值应该是多少

    “叶兄弟,你也是懂行的人,这个价格我不敢估,我可以肯定这块石头会在一百万以上,可具体多出多少。我却估不出来,如果找一个好的雕刻师加工,兴许能买到二百万也说不定呢

    “王老板,这样吧,我说句干脆话,一百万。你给我一百万,这块石头你可以收回去了

    王老板想都不想,马上道:“好,我这就给你开支票去

    收好支票,叶风提出要看看王老板库里的料石,到了这个时候,王老板自然不敢再轻视叶风了。当即让两个伙计去库房取货。

    须臾之后,两个伙计用平板车推出来两车料石,大小不一,最大的怕有近百斤重,最小的不过拳头大小。

    叶风过了一眼,心中已经有谱,王老板库里的这些料石反而不如外面展台上的,真正值钱的,也就只有三块。

    但此刻叶风的脸上却故作惊讶,表现出了一副对王老板库里的这些石头极感兴趣的样子。

    王老板在一旁察言观色。心中嘀咕,难道自己库里的这些料石里还有更好的货?

    叶风将那三块值钱的料石挑了出来,这几块料石其实王老板已经初步鉴定过,再加上进货的时候缅甸方给出的价格对比,赌价的要价都在五十万以上。

    但这几块真正的价值几何。作为老板的他也估不出来,在料石没有被切开值钱,谁都不敢确定它是宝还是浆.

    叶风先挑出其中一块成色上佳的羊脂玉料石,这块石头的市值至少也要在三百万以上。王老板以为他选中了这块,开口要价五十万,并叫来了两个伙计准备当场切石验货。

    但这一次叶风却摇摇头,笑道:“王老板,这一次我先不验货,我打算跟你先赌一次。”

    “跟我赌,赌什么?”王老板一头雾水。

    “我赌这块石头是一块羊脂玉中的珍品,一会儿切开之后,如果我输了,五十万本钱自然属于你,如果我赌赢了,这块羊脂玉珍品我也照样不要,还是给你,但我要你把那个少女想要求你告诉她的信息统统都告诉她,绝不能有假,怎么样,你敢不敢?”

    王老板看了看这块枣红色包浆的,差不多有四公斤重的料石,犹豫再三,最后终于咬牙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叶风已经接连赌对了两次,他相信叶风绝对是一个赌石高手,更何况就算输了,这块料石狗屁不是,自己也绝对不亏,还能白白赚回五十万,在利益面前,他最终选择了妥协。

    叶风心中松了口气,将那张一百万的支票压在了料石下面,吩咐伙计开刀切石验货。

    这也是叶风连续几次赌石的最终目的,赚钱是次要的,他真正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取得王老板对自己赌石眼光的信任,然后换回那少女想要的信息。

    其实以他的能力,想要帮这个少女实在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方法有很多种,但他偏偏非要选择让这个之前就是不肯说的王老板,亲口说出来。

    这一次切石,叶风依旧亲自划线。吩咐切工按线一刀下去,恰恰露出里面羊脂玉的一个小切口。

    王老板已经看到了这个切口处露出来的羊脂玉,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他现在对叶风已经不止是佩服了,而是五体投地的崇拜,能够把握十足的赌出这块料石是一块价值很高的玉石就已经很不简单了,但叶风不仅赌出了这个,还赌出了这是一块罕见的羊脂玉珍品。

    这样的眼光和果断还有运气,在赌石界,完全称的上是高手中的高手。

    王老板叫伙计拿过来一杯水。用手指蘸水之后轻轻抹在这块羊脂玉毛料的切口上。只见这块瓶盖大小的切口洁白无暇、如同凝脂,m上去温润坚密,叶风所说的果然是分毫不差,这绝对是一块羊脂玉中的珍品。

    王老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摩挲着这块羊脂玉。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直到叶风轻轻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他才醒过味儿来。

    “叶兄弟,为了那个哑巴女孩儿,你真的觉得值得么?”

    “如果能用一块石头换回她的父亲。我觉得很值。”

    “可是即便我告诉你那个人叫什么,住在哪儿,你恐怕也帮不了她的。除非你能再找到一块老坑玻璃种给人家送过去,可是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老坑玻璃种这种翡翠中的极品谈何容易啊。”

    “王老板,这个你不用担心,金石阁这么大,就算老坑玻璃种找不到,我也可以找到一块同等价值的玉石,另外,我要帮他,不见的必须按他的规定来,这个你就无需管了。你只需兑现你的赌注即可。”

    王老板被叶风这句话震撼了,究竟有着怎样强大的自信,才能让这个年轻人说出如此自信笃重的话。(。。。)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