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修真民工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梦一场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就在叶风离开不久之后,苏情、林天火和王耀东也赶到了下浦区分局。

    刚刚恢复理智的局长王乐山接了个内部电话,电话正是那一男一女两个警察中的男警察打来的。

    “王局,那个叫赵彩萍的女人,没了。”

    “没了?没了是啥意思?不是让你好好照看人家吗?还专门给你配了女同事,就是怕对方闹情绪你不好处理,怎么就没了,你把话说清楚。”

    “王局,就是突然没了,好像我跟小丽一眨眼的功夫,那个赵彩萍就从小会客室里消失了,我们g本就没看到她出来,真是见鬼了。”

    “没了还不去找?尽胡说八道,一个大活人能突然就消失了?是升天了还是入地了?赶紧给我找人去,不行就调监控看看,我一会儿下去。”

    挂了电话后,王乐山忍不住怨骂了一句。

    可刚挂电话没多久,手机就响了,一看来电,登时吃了一惊,电话居然是王耀东打过来的。

    这尊大神莫名其妙送了个奇怪的女人过来,还不跟自己说说明任何情况,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将这事儿跟上级领导通报了一下,毕竟人是王耀东送来的,x质肯定是不一样的,万一是与什么重要案子或者重要任务有关,他要出啥纰漏,也担当不起那个责任。

    尽管王耀东一再说明事后可以放人走,可他哪儿敢放啊,以王耀东的级别,莫名其妙送个人过来,还就是不说明情况,这事儿正常吗?人能随便放吗?

    可现在哪个女人刚刚想消失,王耀东就又回来了,这到底是闹哪样啊?

    但电话还不得不接,王耀东压g儿不是自己能怠慢的人物啊。

    “王局长,您好。”王乐山语气极为恭敬的跟王耀东打了个招呼。

    “那个。乐山局长,赵彩萍还在你哪儿吧,我现在已经快到你们分局门口了,一会儿就把人带走,不好意思,麻烦乐山局长你了。”

    王乐山冷汗直流,王耀东还真是回来提人的。这让他如何交待啊。

    “哪个,王局,那个赵彩萍已经......已经.......”王乐山打磕儿了,这话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赵彩萍怎么了,闹情绪了?跟你们起冲突了?王乐山,我命令你。赵彩萍这个人很重要,你们绝对不能跟她起冲突,不管她怎么闹,你们都得给我受着,我到了,你下来吧。”电话那头王耀东的口气明显转变,他也急啊。苏情就坐在他旁边听着呢,以苏情的能力,王乐山的话她能听不到吗?

    不等王乐山再解释,王耀东已经挂断电话了。

    王乐山抹了抹额头,大热天,一头冷汗啊。

    硬着头皮下了楼迎接王耀东,刚下楼正好碰到那一男一女两个警察,还没等他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时。王耀东和苏情还有林天火已经到了。

    这下可是一点儿缓冲了解情况的时间都没了,实话实说吧,其实连他自己也弄不清到底咋回事呢。

    被苏情逼着来给赵彩萍道歉的林天火和王耀东表情明显很难看,这也让不知其情的王乐山更觉压力,苏情和林天火的身份他虽然不知道,但是看到王耀东在苏情面前低眉顺眼的样子,就知道肯定又是个京城下来的大人物。

    王耀东问道:“乐山局长。你刚才的话到底啥意思?”

    “这个....”王乐山支吾道:“王局,其实我刚才也是刚刚......刚刚接到下面同志的电话汇报,说是赵彩萍突然消失了,具体情况。我还没有了解。”

    这话一出,王耀东和林天火的表情更加沉了。

    而苏情的脸色,也明显拉了下来。

    王耀东急问道:“人消失了?怎么会消失了,你把话说明白点儿,是她自己走了,还是她在你们局里藏起来了?|”

    “这个,这个,”王乐山将目光转向那名男警察,问道:“小张,你把具体情况给王局他们说说。”

    这位小张警察身体站的笔直,大声道:“是,事情是这样的,我和同事小丽之前负责照看哪位女士,本来她一直好好的一个人坐在会客室内,可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我和小丽g本就没有看到她出来,她.......她好像是从房间里突然凭空消失了。”

    小王警察这番话换成其他任何人听了,第一反应都会觉得不可信,第二反应还是不可信,人能凭空消失,你当时看电影吗?

    可令王乐山感到特别奇怪的是,面前这三个人,除了王耀东的表情有些异常之外,另一个冷艳的年轻女人和那个一脸y沉的年轻小伙儿均是没什么异常反应,也不做任何表态,仿佛听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压g儿就觉得很正常一样。

    可这事儿正常吗?如果小王和小丽没有说谎陈述的是事实情况的话,这事儿绝对是不正常的。

    王耀东看着苏情,不知道

    该做何反应了,倒是林天火主动开口道:“四姐,我看应该是哪位女士自己走了,什么凭空消失,怎么可能呢,既然人已经走了,四姐,那.......那咱们就回去吧。”

    苏情没搭理林天火,径直走进那间小会客室,四处看了看,半晌之后,才开口道:“带我到监控室,把周边包括分局外面的监控统统看一遍,还有,这段监控只能让我,王局还有小火去看,你们几位同志,在外面稍等。”

    十几分钟之后,苏情等人从监控室出来,将王耀东叫到身边,低声道:“王局,你刚才也看到了,监控上的影响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吗?”

    王耀东思索回忆了一下,回道:“可惜会客室没有监控,只能通过院内和外面的监控看出一些蛛丝马迹来,r眼虽然难以看清,但依然能发觉有一道人影,可能是因为速度极快,所以只能在监控中留下一道影线。”

    苏情点头道:“没错。你能由此联想到什么吗?”

    王耀东摇头,即便能联想到些什么,他也不敢轻易说出口。

    苏情也不点明,而是道:“行了,这件事与下浦区分局无关了,监控录像的底带你取走,告诉那位王乐山局长。这件事只当没有发生过,至于市局那里,我会亲自交待。”

    王耀东急忙点头应了下来,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总算有了结果,尽管这个结果对他来说始终是一头雾水。

    之后王耀东去与王乐山要监控。转达苏情的意思,林天火则是凑到苏情身边,低声问道:“四姐,从监控里看,那个女人应该是被人带走的,因为那道模糊的人形影线很明显是离开地面极速滑过的,这事儿背后不简单。带走苏情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不是普通人,至于这个人究竟是谁,是否是邪修中的某一个,我就没有头绪了。”

    苏情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林天火还是有些头脑的。他的分析,至少说准了一半。

    苏情心里自有评断,目前通过监控和警察的陈述,她可以确定,赵彩萍确实是被人带走了,而带走他的这个人,也确定不是普通人。

    至于这个人的身份。苏情不敢安全确定,但是通过赵彩萍的身份推算,赵彩萍的丈夫叫杜立军,而杜立军。则正是她接下来的那个重点调查对象叶风的工头儿。

    答案呼之欲出,这个带走赵彩萍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叶风。

    如果真的是叶风的话,那么苏情就只能暂时放弃找赵彩萍道歉这件事了,因为她不想打草惊蛇,要调查叶风,就绝不能让叶风引起警惕,更不能与他正面相对,如果叶风真的是那种特殊的人,或者干脆就是邪修中的一个,那么一旦打草惊蛇的话,再想彻底m清他的情况就难了,在不了解对方确切实力的情况下,苏情认为自己必须要慎重行事。

    而且苏情隐隐觉得,叶风应该不是邪修,他应该还是一个人类,只是与普通人类不同罢了,至于叶风的那种隐形以及能够一人杀掉四名鬼奴的超强能力究竟是从何学来的,苏情对此也很是好奇和疑惑。

    对叶风,苏情现在的兴趣已经越来越大了。

    另一头王耀东已经按苏情的意思跟下浦区分局王乐山交代完毕,他小声请示苏情,接下来该怎么做,要不要再去赵彩萍家里看看。

    苏情摇摇头,道:“不必了,你暂时也不需要回京城了,今晚你、我、小火还有六师弟万象城,我们再推演一遍明天的计划,赵彩萍这件事,就先放下吧。”

    m了m兜里的那两枚原本打算还给赵彩萍的古玉,苏情心中主意已定,当下再不多说什么,与王乐山点头示意之后,转身离开了下浦区分局。

    看着那三位大神离去,王乐山总算能长出一口气了,当下急忙掏出手机,打给了市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韩凯。

    “韩局您好,我是乐山啊,刚才京城的王耀东王局长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又来我们分局了,说要将那个叫赵彩萍的妇女带走,可是........”一番解释陈述之后,总算将这件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汇报给了上级领导。

    另一头市局的韩局嘱咐他道:“乐山啊,这件事不要有任何文字记录,涉及这件事的两位同志也要做好保密工作,至于那位消失的女同志的最终去向,既然王耀东局长已经下了调子,你就不要c心了,回头儿国强局长在家里举办五十岁生日筵席,我会叫上你一同前往的。”

    听到韩凯这句话,王乐山登时转忧为喜,韩凯所说的国强局长,正是市局一把手马国强局长,能够去马局长家里为马局长庆生,这种机会,极为难得,如今有了韩凯的引荐,自己就等于从明珠众多分局局长中占得了先机了。

    当下一番道谢之后才挂断了电话,想想赵彩萍,再想想匆匆来又匆匆走的王耀东等人,从大忧到惊喜,王乐山突然觉得,今天发生的这一切,真的是宛如梦一场。(。。。)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