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修真民工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人生入戏!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中午时,叶风、顾念还有小柔三个人在肯德基吃的快餐,叶风其实对这玩意儿没多少兴趣,但是小柔喜欢,硬是拉着他去了肯德基店。

    叶风提出由他请客,但顾念说什么也不同意,说是叶风对她们姑侄俩有恩,请恩人吃饭是应该的。

    叶风在这方面也不矫情,随她好了。

    小柔很快就吃饱了,一个人跑到店里的儿童区玩耍,顾念匆匆吃了几口,也紧跟了过去。

    叶风能感觉到,对于自己的这个小侄女,顾念是真的很疼爱。

    顾念斜靠在儿童区的护栏上,长长的黑风遮住了半边脸,绝美的风姿吸引了店内众多的男x食客,许多人都偷偷的向她张望。

    而她,却浑然不觉似的。

    叶风走过去,却发现顾念的眼眶竟然红了,看着在儿童区里嬉戏玩耍的小柔,她用手捂着自己的嘴,似乎在极力压抑着自己不要哭出来。

    看到叶风过来,顾念深呼吸了两口,整了整自己的头发,脸上勉强浮起一丝微笑。

    “叶风,让你看笑话了,我刚才有些触景生情,想起了一些过往的事情,失态了。”

    “没事儿,如果觉得心情不好,就尽情的发泄出来,没必要憋着。”

    “恩,我明白,叶风,其实我也很久没有这么情绪失态过了,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会去剧院跟一些朋友排练舞台剧发泄一下,可前些日子以来我父亲那里有些事需要我帮忙,也有段时间没有去过了。”

    叶风笑道:“如果你想去的话,那就去好了,这有什么为难的。”

    “好啊,我真的很想去呢,你陪我去好不好,毕竟还有小柔,我要上台演出的话,小柔那里我不放心。”

    “可是,可是我下午还要送水的。”

    “等你送完水也行啊,下午四点去,五点半就散场了,不会耽误你下班回家的。”

    叶风犹豫了一下,没说话。

    顾念看着他,见他始终没有点头答应,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不为难你了,你很忙的。”

    叶风问道:“顾小姐,你很喜欢唱戏么?”

    顾念呵呵笑了两声,道:“叶风,我那个不叫唱戏,叫演舞台戏,有台词有剧情的那种,我参加的那个组织是我一个朋友开办的私人演出团体,平时会在一些剧院走场,偶尔也会请两个知名的演员来架场,排演剧目多是古装剧,现代剧和西方改编名著剧,我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不入流的业余演员罢了,我从小就喜欢这个,小时候妈妈也常会带着我去排练演出,每次登台,我就会感到很高兴,会忘记很多烦恼。”

    叶风对此确实不大懂,之前觉得顾念情绪很低落,才跟他随便聊了几句,却没想到又给自己聊来了麻烦。

    说实话,叶风其实是不想去的。

    顾念见叶风始终不肯点头,也不在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将目光重新放到了正在儿童区里玩耍的小柔身上,轻声道:“叶风,三年多前,也是在这家肯德基店,当时小柔的父母还有姥姥姥爷都在这里,一家人其乐融融,我因为有事半途离开了,可没想到,那一次,却成为我与哥哥还有嫂子一家的决别。”

    突然听到顾念说起这件事,尤其是看到她的眼眶再次发红起来,叶风也觉得情绪有些压抑,他其实昨天就已经知道,小柔的父母可能已经不在了。

    眼下,这件事也得到了顾念的确定。

    顾念依旧在叙述着:“那天哥哥和嫂子一家人团聚之后,哥哥一家开车送小柔的姥姥和姥爷回家,他们住在明珠的郊区,路有些远,就在路上,发生了严重的车祸,除了小柔之外,所有人都在那场车祸里........没了,当时的小柔仅仅才三岁,一个三岁的孩子,目睹了自己的父母亲人惨死在自己的眼前,那种滋味儿,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用语言来形容。车祸之后的大半年里,小柔的情况都很不好,常常会莫名其妙的大哭,也很少与人交流,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我付出了很多努力,才慢慢将她从那场y影当中解脱出来,尽管她只是一个小孩子,可是她远比其他同龄孩子要聪明和懂事的多,要不是那种病,就算没了父母,我相信她也会像其他小孩子一样,有一个快乐的童年,然后慢慢的健康长大,上学,恋爱......可是......可是........”

    说到这里,顾念已经说不下去了,她努力压抑许久的泪水,也终于流了下来。

    她急忙背过头,从挎包里拿出纸巾来擦拭。

    过了一会儿,她的情绪才平静下来。

    “

    叶风,对不起,让你笑话了,说真的,你还是第一个听我说起这些事的人,以前不管我心里有多闷多苦,都会自己一个人憋着,憋到我的脾气经常会很暴躁和古怪,惹得许多人对我都产生了很大的偏见,这三年来,我一个人照顾小柔,其中的苦楚g本就不会有人能明白,如今认识了你,也不知为什么,对你就是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叶风,你不会笑话我吧。”

    叶风摇头道:“不会,怎么会呢?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其中苦楚自知,远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

    顾念笑了笑,突然道:“谢谢你,叶风。”

    “叮”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法则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恭喜空间主人重复获得大感念,本次收获功德值1000点,请空间主人再接再厉,收获更多的功德值。”

    此情此景下,居然再次从顾念身上收获了1000点的功德值,这也是在同一个人身上连续三次收获功德值,这让叶风不知道该如何承受了,他有些抵触顾念,总想摆脱她,可事实上他却正因为顾念,才连续收获了如此多的功德值,可以说,顾念在这方面来说,完全对他无害,反而有大益。

    这让叶风突然觉得有些惭愧了,她知道自己对顾念的观感其实不差,但就是因为那种莫名的抵触感,使得他在顾念面前始终是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

    想到此处,小柔正好也从儿童区里出来了,叶风一把将小柔抱了起来,朝顾念笑道:“顾小姐,咱们走吧,抓紧时间送完剩下的水,然后我陪着你去一趟剧院,好好欣赏欣赏顾小姐的演技,怎么样?”

    顾念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问道:“真的,你不骗我?”

    叶风笑道:“怎么,要不要跟我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顾念笑颜如花,道:不用了,我信你不会骗我的,那好,咱们抓紧时间送水去。”

    下午要送的水因为比较集中,所以不到两个小时就送完了,叶风和顾念三人顺着夏汇区的主街道建华路,直接去往了顾念所说的私人排练场。

    虽然是业余表演团,虽然是非正式的排练,但是这个团队里的所有演员还是很认真严肃的对待,剧服是一定要穿的,妆也是要化一化的,排练的舞台也是必须要j心布置一番的。

    叶风抱着小柔坐在台下,打量着这家业余团队排练表演的舞台,发现舞台顶上挂着一条长长的横幅,上面写着的却并不是什么宣传x或者口号x的标语,而是一段带些警示x的话。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有人沉迷与戏,在表演的领域中独创一份辉煌,有人却自甘堕落,在人生的泥潭中越陷越深,最终毁灭。”

    叶风想了想,觉得这段话还确实有些道理。

    顾念将他安排好之后,就去了后台了,离开场排练只有几分钟时间,剧团的人很正规的先放下幕布,然后有人出来报幕之后,再将幕布拉开,开始正式的排练。

    看着眼前的场景,叶风又是一番唏嘘,又有谁能想到,堂堂大富豪顾正阳的女儿顾念,一个被顾氏集团许多员工都误解的千金公主,居然会对演戏有着如此大的兴趣。

    今天顾念参与排演的戏是一场古装戏,而且是很流行的那种主人公穿越数个时空的戏,剧目内容叶风不懂,他以往对此也没什么兴趣,不过如今当他真正坐在台下,如此近距离的看到那一幕幕情节上演之后,还是不由自主地代入了其中,就连他怀中的小柔,也是一本正经的沉迷其中。

    尤其是顾念出场之后,看到她的古装扮相,叶风真的被狠狠地惊艳了一把。

    她在舞台下,是豪门公主,富家千金。但她在舞台上,却是眉眼轻颦,含带三分轻愁的古典美人。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裙拖六幅湘江水,髻挽巫山一段云,悠悠岁月,漫漫千古,宝剑自当增英雄,而红颜和该配云裳。

    在顾念参与排练的这场大戏中,七彩的颜色幻化了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梦境,那时的她,或信步于闲庭,或挥笔幽窗,或吟诗于月下,或照水于花前;那时的她,如瀑的乌发轻束垂腰,曲裾深衣,莲步款款,婀娜多姿;那时的她,如云的鬓发上簪一朵芬芳的牡丹,裙裾飘摇,广袖翩翩,风流袅娜;那时的她,如丝的发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十指纤纤,亭亭玉立;那时的她,舞的是汉唐的缠绵,唱的是明清的凄婉,吟的是良辰美景奈何天,书的是赏心乐事谁家院,叹的是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看在俺熬夜码字更新的份上,票票有木有?评价有木有?打赏有木有?赞一下有木有?.......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