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修真民工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刘天龙的请求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夏汇区,某处毫不起眼的小平房里。

    刚刚从组织调查的旋涡中解脱出来的刘天龙恭恭敬敬、规规矩矩的坐在一个小蒲团上,一脸期待的看着对面那个形容枯槁、面目苍白,白发长眉、瘦若伶仃的古怪老人。

    儿子刘勇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他与那个叫刘美美的女人合伙杀人窃宝,案情重大,已经被市局直接介入调查,即便他是明珠市的副市长,即便他也有不少的人脉关系,但面对这件事,他也无能为力,儿子和刘美美的口供和证据确凿,铁证如山,g本不可能再有翻供的可能。

    更何况,他手中的这些权力还没有达到可以扭转乾坤的地步,他只是一个排名最靠后的副市长,不在常委之列。

    所幸儿子的事情并没有牵连到他,他屁股下虽然也不干净,但因为利益牵扯太多太广,最终上头有人扶了他一把,最终将他保了出来,不过副市长肯定是做不成了,调职到政协做个闲职养老是肯定的了。

    面对这个结局,刘天龙内心里其实是不甘心的,他只有刘勇这么一个儿子,如果刘勇最终被判死刑的话,他真不知道自己今后的日子该如何过下去。老婆早逝,他如今唯一的j神依靠,就只有儿子刘勇了。

    失去了儿子,就等于失去了一切,如此不如索x一拼,只要能将儿子救出来,让他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行。

    所以,他来到了自家的这处老房子,找到了这位在自家老房子里住了几十年的熟悉陌生人。

    之所以说熟悉,是因为这个古怪老人早在几十年前就来到了他们家,当时他还是一个孩子,而陌生,则是因为在这几十年里,他与这位古怪老人也只不过面对面的交流过五次,而且每一次的交流都不会超过十分钟。

    而自从这个古怪老人来到他的家,他们一家就开始逐渐发迹,他从一个工厂的小职工,步步高升,一直做到了华国这座直辖市城市副市长的位子,他的儿子年纪轻轻也成为了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

    但是,有得必有失,他们父子俩事业丰登,但是他的父母妻子亲人却一个个死于横祸,不是遭雷击,就是莫名其妙的以各种莫名其妙的方式死亡。

    他依稀记得父亲在临终前曾经跟他说过一句话:“天龙,鬼狼大师绝非常人,他既能给咱们家带来鸿运,也能给咱们家带来噩运,而他之所以选择咱们家的老房子,用他的话说,是因为咱家正好在一处至y之x上,他离不开这里,直到有一天他能突破桎梏,这个时间或许会很短,或许会很长,总之这个人,你千万不能得罪,是福是祸,就看你的造化了。”

    这几十年的时间里,刘天龙小心翼翼的保守着个秘密,也从不主动去探望这位鬼狼大师,但令他震惊的是,这许多年来,鬼狼大师却主动见过他五次,而且每次叫他去老房子的方式都很神奇诡异。

    刘天龙记得第一次鬼狼大师约见他的时候,是三十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当时还是一个国营厂子车间主任的他一个人在书房读阅文件,鬼狼大师的虚影突然凭空而至,跟他说了一句去老房子见我的话之后,便又穿墙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

    要知道,他的家当时可是住在六楼最高层。

    之后几次,每一次鬼狼大师都是以这种方式将他叫到老房子。

    而鬼狼大师这五次主动约见他,都对他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让他寻找古玉,年限越长越古老的越好,二是让他想办法去弄一些刚刚死亡的尸体。

    第一个要求不算什么,但是第二个要求却让当时的刘天龙出了一身冷汗。

    弄尸体,而且还得是刚死不久的,这个要求不仅古怪诡异,而且还很恐怖可怕。

    但是鬼狼大师同样给了他丰厚的酬谢,只要他完成要求,那么鬼狼大师就可以帮助他取得事业上的大进展。

    当时的刘天龙经过反复考虑,最终**战胜了理智,答应了鬼狼大师的要求。

    从此之后,他果然每帮鬼狼大师完成一次要求,他的事业便会取得大进展,尤其是在进入官场之后,凡是挡在他前面的人,总会在关键时刻惨遭横祸而亡,几十年下来,他事业丰登,官运亨通

    ,最终坐到了明珠直辖市政府副市长的高位之上。

    最后那一次,因为鬼狼大师的古玉要求量太大,迫不得已之下,他找到了与自己有密切利益关系的大老板郝建帮忙,通过郝建的财力和关系弄到了大量的古玉,他记得当他将古玉和十几具在殡仪馆、火葬场弄到的新鲜尸体送到老房子时,鬼狼大师竟然一反常态的要求见见郝建。

    后来刘天龙才明白,鬼狼大师之所以要求见郝建,是因为郝建弄到的那些古玉确实品质非凡,年代久远,鬼狼大师是想亲自问问出处和来历。

    那一次之后,他与鬼狼大师之间又多了一个郝建,鬼狼大师吩咐,从此之后,如果再有需要,那么就是郝建负责提供古玉,他只负责提供尸体,但是郝建想要见鬼狼大师,必须要通过他才行。

    而这一次,刘天龙还是第一次主动不请自来,因为他觉得除了鬼狼大师,他已经别无他法,儿子刘勇的案子开庭在即,他也被暂时停职,他的人生已经走到了一个悬崖边,能否回头求生,就只能指望鬼狼大师了。

    刘天龙心怀忐忑的看着鬼狼大师,发现对方的表情并无不悦,他才算松了口气。

    但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

    半晌之后,当他鼓足勇气想要开口时,鬼狼大师却提前开口说话了。

    “你有一难,是想要我帮你解决,对不对?”

    对于鬼狼大师的种种神奇之处,刘天龙早已习惯,所以鬼狼大师一句话便点明了他的来意,也不会让他多么大惊小怪了。

    “是的,大师,我如今走投无路,只能来求助大师了。”

    “念着你父亲一代以及你这么多年一直帮我的情分上,我可以帮你一次,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鬼狼大师的声音很低沉,但听在刘天龙的耳朵里,却是震耳欲聋。

    刘天龙大喜若狂,有了大师这句话,天大的事情都可以解决了。

    刘天龙正想详细将儿子刘勇的事情讲给鬼狼大师时,他的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

    本不想接的刘天龙拿出手机想要关机,但是一看来电,却是郝建打来的。

    既然是郝建,那么在鬼狼大师面前接这个电话也就无妨了。

    “大师,是郝建给我打来的电话,我要不,先接听一下。”

    鬼狼点了点头,手里把玩儿着两只白森森的骷髅头,闭上了眼睛。

    刘天龙接通电话,没好气的喂了一声。

    “刘市长,我是郝建啊,我有件事情要求刘市长您帮忙,我想请您帮我约见一次鬼狼大师,我昨天晚上被一个人暗算了一把,而这个暗算我的人很有可能也懂得秘术,他不仅在一段时间内让我像是鬼附身一样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而且还让我跟一位朋友,恩,就是赵春男,同时被迷失了很长时间的心智,做了许多自己g本就不知道,不想做的事情,今天凌晨清醒过来之后,我和赵春男一点儿都想不起来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这事儿实在是太诡异、太邪门儿了,所以我想约见鬼狼大师,想请求大师帮我一次,帮我对付暗算我的那个人。”

    刘天龙嗯了几声,下意识的想挂断电话,开玩笑,他现在正求助大师呢,又怎么愿意让郝建横c一杠。

    但是他刚想挂电话的时候,鬼狼大师却说话了。

    “让他和他的那个朋友过来见我,顺便问问他,暗算他的这个人是什么人,多大岁数?”

    鬼狼大师这么一说,刘天龙自然不敢挂电话了,依言问道:“郝建,我现在就在我家老房子这里,大师说了,让你和你的哪位朋友过来,顺便问你一句,这个暗算的你的人是什么人,多大岁数。”

    郝建的声音陡然提高,显然是听到大师答应见他而感到异常兴奋和欣喜。

    “刘市长,尼玛一提这个我就来气啊,我虽然不确定,但**不离十就是那个叫叶风的小子,这小子很年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最可气的是,这个叫叶风的家伙不仅只是一个打工的送水工,而且还尼玛给我带了绿帽子。”

    骤然听到叶风这个名字,刘天龙的心登时咯噔了一下,手一抖,手机摔在了地上。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