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书包网 > 乡村小说 > 修真民工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打一个赌?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柱子他们和母亲离开滞留室后,秦嫣才慢慢走到叶风面前,轻声问了一句:“叶风,你还好么?”

    叶风点点头,笑道:“我很好,谢谢秦律师这些日子对我母亲的照顾,如果我能出去,我一定会请你吃饭,希望到时候你不要推辞。”

    听到叶风这句话之后,秦嫣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显然,她认为叶风是在开玩笑。

    所以叶风强调道:“秦律师,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赌我的案子今天会发生惊天大逆转?”

    秦嫣的表情从僵硬转为了严肃,正色道:“叶风,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这一个星期下来其实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你或许还不知道,刘勇已经升职了,从刑警支队队长升成了长江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而且是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负责你这件案子的那个法医在隔离审查之后承认自己有工作失误,导致尸体未能冷冻保存而发生败坏,所以才未经家属同意便私自联系殡仪馆将尸体进行了火化,他一口咬定是自己工作失误,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指示,至于殡仪馆违反程序火化尸体就是另外一码事了,与本案无关。”

    秦嫣说到这里后,停顿了下来,似乎在等待叶风说话,可是现在的叶风什么都不想说了,所以叶风只是笑了笑,与上次一样,坐在了塑料椅子上,摆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

    这下轮到秦嫣苦笑了。

    她继续说道:“叶风,我刚才说的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关于死者家属的,据我调查,死者只有一个女儿,他的女儿因为吸毒,多次被劳教,死者因为忙于生意加之多次对女儿管教无效后,就切断了他女儿的经济来源,后来他女儿与丈夫离婚后一个人去了外省,与死者失去了联系,死者这些年其实也一直在寻找他的女儿,而且还早早立下了遗嘱,将所有的财产全部留给了他女儿,其中就包括那套别墅,和那些藏在别墅卫生间下面的钻石珠宝。两天前法院人员和警方终于在川省找到了死者的女儿,但不幸的是,死者的女儿半年多前就死亡了,死因是多年吸毒引发的疾病,法院和警方在当地政府和警方的配合调查下,确定了死者女儿死亡属实,因为她在多年前去了川省后再嫁给了一个当地人,办理了结婚证,各种身份信息均属实。”

    秦嫣说的这个消息多少让叶风有些吃惊,这么一来,死者留下的那些遗产该如何处理?那些价值不菲的珠宝钻石就这样白白便宜了刘勇和刘美美了。

    秦嫣继续说道:“死者的女儿已经不在人世,死者的遗产如何处理我不关心,现在对你唯一有利的一份证据就是死者的遗嘱了,因为死者在遗嘱中明确写明了藏于卫生间地砖下的那些珠宝钻石的具体数量和价值,如果像你所说的一样,刘勇才是真正的凶手,而你g本就没有窃宝,那么那些珠宝钻石就一定还在刘勇他们手里,如此巨大数额的一笔财宝,他们一定不会轻易处理,抛开栽赃到你身上的那几颗钻石之外,如果能从刘勇那里找到剩余的珠宝钻石,再与警方从你身上搜走的那些钻石加起来后正好与遗嘱中写明的数目一致,那么就可以证明刘勇才是栽赃嫁祸给你的真正凶手。可惜,这个思路虽然没错,但绝对不可能实现,除非,除非刘勇他们主动交出那些珠宝钻石,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叶风,真的很抱歉,做为你的辩护律师,我现在真的感觉到无能为力了,太多的证据对你不利,太多的事情发展也对你不利,法医一口咬定工作失误,最多就是被开除公职,刘勇他们一口指证你杀人夺宝,我却找不到任何可以反诉他们的证据。”

    秦嫣此时的情绪明显变得有些黯然,眼神中所透露的对叶风的歉意也是实实在在的,叶风可以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歉意和遗憾的的确确是发自内心的,做为一个讲究证据和法律的律师

    ,或许她永远都不会去掉‘你可能是被冤枉诬陷的’这句话中的‘可能’那两个字,但是她能为自己的案子尽心尽力到这个地步,也足以证明她的确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律师。

    叶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近她,第一次主动向她伸出手。

    当秦嫣洁白如玉的纤手与叶风带着手铐的手握在一起后,叶风感觉到她的手心有很多的汗水,可见她此刻的心情,也并不好受,叶风知道,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查,她内心里其实已经相信了他就是被冤枉和诬陷的,尽管她并不肯明说出来。

    松开她温暖又湿润的手后,叶风笑了笑,道:“秦律师,不管怎么样,我叶风都要感谢你,你还记不记得咱俩第一次在长江分局见面那一次,我曾经跟你说过一句话,我说秦律师,你相不相信因果报应,相不相信老天有眼,或许刘勇和刘美美有一天会主动自首并承认他们才是真正的凶手,你会不会信?你当时回答我说你相信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但是你更相信法律和证据。”

    秦嫣叹了口气,道:“我记得,可如今,我更相信的法律和证据统统却都是对你不利的,甚至通过你这件案子,我已经开始怀疑我一直坚信的法律和证据是否真的就是公平和正义的,是否真的就可以帮助我将真正的罪恶揪出来。”

    叶风返回到椅子边坐下,直直的看着秦嫣那双漂亮无比的大眼睛,笑道:“秦律师,那么今天,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一个人做多了亏心事和恶事,是一定会得到报应的,法律惩罚不了他,老天爷也会惩罚他,你说过你相信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这句话是绝对正确的,才是最值得你去相信的,刘勇他们今天一定会得到老天爷的惩罚,至于法律和证据,就让它们见鬼去吧。”

    秦嫣走到叶风的身边,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道:“叶风,你如果觉得压抑愤懑或者委屈难过,你就大声哭出来吧,我绝对不会笑话你的。”

    这下又轮到叶风苦笑了,他酝酿感情说出了那番话,却换来了秦嫣的一句安慰,她依旧认为自己是在说疯话,不过反过来想想,自己刚才那番话,除了自己之外,又有哪个人会真正相信?

    “秦律师,还是那句话,今天我的案子一定会发生大逆转,你要不要跟我打个赌?”

    秦嫣无奈一笑,道:“叶风,如果你觉得跟我打这种赌能让你心里好受一些的话,那我就跟你打这个赌?”

    叶风立即站起来,一把勾住了秦嫣细长圆润的小拇指,甩了两下后才松开,笑道:“那好,那咱们就赌了,我赌刘勇和刘美美今天在法庭质询答辩环节一定会j神崩溃,一定会主动交代他们所做的事情,如果我赌赢了,那么等我从看守所出来后,你也要请我吃顿饭,怎么样?”

    与秦嫣说完这句打赌的话后,叶风心里感觉特别的痛快,其实施展摄魂术让刘勇他们主动交代罪行这种事叶风完全可以偷偷做,不让任何人知道,而且这种事也不应该透露给别人知道,但是面对秦嫣时,叶风就是压抑不住心中的冲动,所以才提出跟她打这个赌,一方面是因为叶风对秦嫣非常信任,认为她是一个良善之人,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因为这许久以来,叶风的心境虽然提升了一些,他的心态虽然成熟了许多,但是被冤枉,被诬陷这件事始终是他内心深处的一g刺,他心中的憋闷、愤懑、压抑、痛苦、焦急等等情绪都缘于这g刺,在看守所内,叶风无法找到一个发泄口,就算在九星空间内,法则也不会听他唠叨和诉苦,长时间的憋在他的心里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他想发泄,想寻求心理上的平衡,想找到一个可以接受和倾听他这些负面情绪的对象。

    而这个对象,目前而言,他的母亲不合适,他的工友们也不合适,只有秦嫣最合适。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